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银狐 > 正文 第四十一章武状元
    第四十一章武状元

    杨怀玉皱眉道:“武状元虽然卑微,但是并不好夺取,不单要考兵书战册,还要考战阵,马战,步战,骑射,力道,最后最重要的还必须考验人临危不惧的心智,每次武举考试,死在这一道上的人数不胜数,这也是将门世家子弟不愿意去参考的原因。  ”

    铁心源笑道:“你说你你喜欢苏眉,苏眉却不知道你是如何喜欢她的,所以人家才会无情的拒绝你。

    如果你现在给她一封信说,你准备冒着生命危险去考武状元,如果考上武状元,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她,如果考不上,不用苏家多少,你自己就会主动放弃婚约。

    如此一来,苏家没道理不同意,一旦他们同意了,苏眉就有八成的可能会是你的老婆,且不容她再有任何的改变。”

    杨怀玉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好男儿就该如此才好!

    小兄弟,我这就去准备锁厅试,这个武状元我势在必得。”

    杨怀玉挺起来了胸膛,用力的在胸口捶打两下,就准备离开,却被铁心源一把拉住道:“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没事干帮你出主意的?”

    杨怀玉笑道:“我娘做的豌豆黄是京城一绝,明日我带一些过来给你解馋。”

    “豌豆黄我自然是要吃的,你不是要训练战阵之道吗?我想请你在自己练武之余,指导一下废宅子里的八个孩子,我需要他们在你参加武举前至少学会自保之道。就当是感谢我帮你出主意。”

    杨怀玉哈哈笑道:“原来在这里等我呢,好啊,反正我也是要请教头的,废宅子还真是一个练武的好地方。  ”

    说着话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继续道:“我杨家别的没有,多得是身经百战之后退役的老卒,哪怕是随我家老祖血战金沙滩的悍卒也有两位活到了今日。

    只是那两位爷爷不愿意出门,否则……哈哈哈,对了,你要不要一起来?”

    铁心源打了一个寒颤,连连摇头,他比谁都清楚真正的百战悍卒是个什么样子的家伙。

    那种把杀人已经当成习惯的家伙,细说起来一个个在离开战场之后都该杀掉,他们是一个国家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

    在他们手下接受训练,想过好日子是不用想了。

    杨怀玉惋惜的道:“这样的机会难得啊,你应该一起来试试的,怎么说你都是小孩子,他们会放你一马的。”

    铁心源怒道:“你家悍卒的眼中有妇孺之分吗?”

    杨怀玉愣了一下道:“好像没有,其中的一位杀过的妇孺似乎比汉子还要多……”

    “好了,不说那些没用的了,你打算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训练?”

    杨怀玉捶捶自己的胸口道:“既然时日无多,那就从明日开始吧。”

    铁心源笑道:“只是你千万莫要后悔才好。”

    杨怀玉朝铁心源摆摆手,然后就大踏步的向军营走去,一副信心百倍的样子,不过,总算是把腰板给挺直了。

    朋友嘛,总是要你打我,我打你往来上那么几次之后才能成为挚交,到了这时候,你知道我的深浅,我也晓得你的长短,如此才能知道这个朋友在什么时候能够用得上,也清楚自己在什么环境下才能帮得上他,如此,才算是知心知肺的朋友。.

    如果想成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想都不想的帮助你的兄弟,这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至少铁心源挑选兄弟的要求很高。

    这事关身家性命不可不慎之再慎。

    “你和杨家大郎都说了些什么?”王柔花见儿子和杨怀玉嘀嘀咕咕的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话,很是担忧。

    “杨大郎认为孩儿的身体太弱,想给孩儿找一位枪棒教头练练身子骨,说唯有如此孩儿才能长成七尺大汉。”

    “哦,有道理,你爹爹就是堂堂的七尺男儿,你的身体太瘦弱了,也不知道你把饭都吃到哪里去了,还没有狐狸重。”

    “所以从明天起,孩儿就要随杨大郎一起练武,娘,您说我什么时候去好呢?”

    王柔花轻轻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脑门道:“总要先拜过师傅才成,不知道那位师傅收的钱多不多?”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娘啊,咱家好像不缺钱吧。”

    “你知道什么,娘不但要给你准备上学的钱,还要准备游学的钱,游学归来之后啊,你就要准备娶亲了,到了那个时候,总不能还跟娘住在咱家的小破屋子里吧?”

    王柔花想的很远。

    铁心源笑道:“孩儿倒不觉得咱家的屋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等孩儿长得大一些,就和娘一起把咱家的屋子重新盖一遍,弄成一个全新的小院子,那样的房子会比谁家的差?”

    王柔花给儿子装了一碗面条,细心的浇上骨头汤,端到儿子面前,见儿子一如既往的狼吞虎咽,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自家的孩子除了喜欢和那几个小乞丐玩耍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郭先生的蒙学里面,只有儿子一个人的课业已经开到中庸了,至于张大户家的胖儿子,至今连千字文都过不了。

    铁家的汤饼店是不做夜市的,因此,太阳落山的时候,母子二人也就踩着余晖回家了。

    王柔花先是瞅瞅自家一颗梨子都不见了的梨树,一句话都不说,从双脚地上夹起一颗藤球,接连踢了十几下,藤球才掉在地上,铁心源用力的帮母亲鼓掌。

    母亲擦拭一下并不存在的汗渍道:“哎呀,不成了,当年的时候为娘一口气能踢三百下不落地,中间还能插花。

    踢藤球的时候最好穿七间破的裙子,那样的话双腿才没有束缚,踢起来最是舒服,不过啊,儿子,人家闺女穿七间破裙子踢球的时候,你给我闪的远远地好吗?”

    为什么啊?您不是说好看吗?”铁心源一头的雾水。

    “傻儿子,穿了七间破的裙子,里面就穿不了亵裤,一些心怀不轨的闺女专门在心爱的男子面前穿着七间破踢藤球,哼哼哼,这样不要脸人总还是有的。

    我儿长得俊秀,将来难免会有不要脸的在你跟前踢球,你给我记住了,见到穿七间破裙子的女人就快快走开,那里面好人家的闺女不多。”

    瞅着母亲扭着腰肢进了屋子,铁心源觉得母亲一定吃过穿七间破裙子的闺女的亏。

    地上散落的藤球很多,他收拾了很久才收拢好,足足有半筐子,都是崭新的藤球,七巧斋的标记都没有去掉。

    “真是浪费啊。”铁心源拖着半筐子藤球进了屋子,打算明天给水珠儿他们几个,然后让那几个小闺女把剩下的都拿去卖掉。

    铁家的后墙就是皇城,巨大的青砖镶嵌的极为牢固,不过铁心源的屋子里,有一块砖头是松动的,用力一抽就会被抽出来。

    取开砖头之后,铁心源把怀里的蘑菇粉放了进去,这几年收获了很多特种蘑菇,因此,他的蘑菇粉也就有了好大一袋子。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铁心源都是用麻布蘸水捂住口鼻的,他曾经试验过,如果不小心吸进鼻子里,效果和喝下去差别不大。

    反正当初为了能够压制住那种恐怖的幻觉,铁心源趁着自己清醒的时候,用手帕绑住了嘴,又用铁链子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等药效过去之后,铁心源如同大病一场,差点把母亲给吓死。

    秋天是收获蘑菇的最佳时节,每到这个时候,铁心源总会带上狐狸去荷花池出水口寻找蘑菇。

    他没有一次性的把所有蘑菇都采光,而是有目的的留下一些,最让他担心的其实就是蘑菇自身有一个脱毒过程,万一这种蘑菇也有这样的特性,那么,自己蘑菇粉的来路就会断绝。

    重新把砖头塞进去之后,铁心源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重新回忆今天一整天生的事情,这一点非常的重要,现在他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不论一天下来自己是如何的疲惫,也必须重新温故一下今天生的事情。

    好在今日生的事情都是很美妙的事情,不大一会,铁心源就迫不及待的想进入了梦乡,和上一辈相比,他更喜欢这一辈子,有爹娘,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没有整耳欲聋的枪弹爆炸声,更没有人拿着枪逼着自己去向前冲,每夜能睡一个甜美的觉本身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享受……

    闭上眼睛之前,透过窗棂,他看到一颗极为明亮的大星稳稳的挂在那里,正对着自己一眨一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