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玄界之门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针锋相对
    此刻,在青色石台上的白石与蓝凤,显然已和两月之前全然不同。

    白石双脚稳稳站在擂台中央,两只手臂虬筋鼓胀,一拳一拳轰击而出,拳风呼啸,而且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仿若炽热火炉般,使得场上温度都抬升了几分。

    蓝凤娇小的身体在白石的拳风之下显得更为娇弱,不过她身形飘忽,腰肢如蛇,仿佛风吹柳絮般,轻轻松松将白石的攻击躲闪了过去,一双妙目片刻不离白石周身,似有意消耗对方体力,伺机反扑。

    两人一时不相上下,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石牧目光一阵闪烁,两人此刻施展的功法精妙,显然是进入黑魔门后学习的后天武技了。

    白石施展的拳法炽烈如火,应该是一门叫做烈焰拳的武技,而蓝凤身形飘忽,这种身法石牧曾经在藏经阁看到的一门魅影身法有些相似。

    看两人这般模样,显然都已将这两门后天武技修炼的小有所成,能够在比试中如此举重若轻地施展出来,体内凝聚的后天真气也远在石牧之上了。

    石牧心中轻叹了一口气,他的石猴血脉大大阻碍了后天真气的进步,否则两月时间,又花费了不少淬骨丹和血罡丹,他的般若天象功应该修炼到了第二层才是。

    “石兄,难得你出门,有些日子不见了。”就在此时,一个爽朗笑声传来,人群之中走出一个卷阔口的少年,朝着石牧走了过来,正是萧鸣。

    周围不少人听到萧鸣的话语,目光也朝着石牧看了过来,显然有人认出了石牧,顿时一阵窃窃私语。

    “萧兄。”石牧微微一笑,对着萧鸣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打了个招呼后,便并肩站立,继续朝着擂台上看去。

    “白兄果然是修炼奇才,短短两月光景,后天真气竟达到了这般程度,恐怕已经将后天初期境界稳固了吧。”石牧微笑说道。

    “石兄目光敏锐,不错,白兄两日前将至阳功修炼到了第三层境界了。”萧鸣笑着点头道。

    石牧心中一惊,他虽然对萧鸣口中的至阳功没有太多了解,但应该和他的般若天象功差不多层次的。

    两月时间练成第三层,这等资质,远在石牧之上,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

    “白兄和蓝姑娘两人怎么回事,为何会在这里比试?”石牧压下心中震惊,有些随意的问道。

    萧鸣目光一动,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

    “不怕石兄笑话,白兄此举完全是为了萧某。石兄也知道,萧某入门那日被曲师兄夺取了一枚黑炎令,所以……”萧鸣苦笑一声道。

    石牧眉梢一挑,此事他是知道的。

    “石兄近日一直在闭门修炼,所以你不知道,我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一个个大都心高气傲,如今又都接触到了精妙的后天功法,免不了互相切磋一下,这黑炎令便是切磋胜负的彩头了。蓝姑娘昨日从一名弟子那里赢来了一枚黑炎令,白兄听说之后便提出向她挑战,想要替小弟赢来那一面令牌。”萧鸣继续说道。

    石牧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白石倒是挺讲义气,不过想要打赢蓝凤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擂台之上两人势均力敌,表面看起来白石稍占上风,但是蓝凤的血脉之力还没有充分挥出来,胜负仍是未知之数。

    擂台远处,六个人影远远望着擂台上的比试。

    看这几人的服饰,都是老弟子,当日堵住石牧一干新弟子去路的血龙会曲坤赫然也在其中,其身后还站了两人。

    另外三人之中,以一个金碧目青年为主,此人似乎拥有一些异族血统,身后两人中,其中一人赫然正是霍茂。

    这三人明显和曲坤等人并非一路,隐隐有些对峙。

    “金兄,你觉得擂台之上的两人谁胜谁负?”曲坤忽地开口,呵呵笑道,目光看向了金青年。

    “我听说,曲兄在这些新弟子入门之日便已出手试探过了,当日便被那个戴铃铛的少女以一种诡异力量避开,看来曲兄是认为那少女必胜了。”金青年没有正面回答,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反问道。

    “血脉武者天生便比寻常武者优越许多,那白石虽然实力不错,但也仅限于在寻常武者之中罢了,……关于这一点,上次小比,金兄应该深有体会才是。另外在后天境界修炼快些,可并不代表以后进阶先天几率就比其他人大多少的。”曲坤眉梢一挑,同样似有所指的呵呵一笑道。

    金青年冷哼一声,脸色隐隐有些不好看。

    “曲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次的新晋弟子中,这个白石我们尊灵会要定了,至于那个蓝凤,我们尊灵会也不会插手抢夺,你没有什么意见吧?”金青年冷冷说道。

    “好,一言为定!”曲坤立刻点头。

    ……

    擂台之上,白石,蓝凤二人纠缠了许久都没能击败对方,加上二人真气消耗都颇为严重,神色间渐渐焦躁起来。

    白石低喝一声,脚掌猛然重重一踏地面,身体前倾一步,一拳猛然击出。

    一股灼热的拳风顿时从他的拳头涌出,形成了一道丈许的气浪,随着白石口中低喝,手臂猛然横扫。

    灼热气浪汹涌澎湃的朝着蓝凤涌去,几乎横扫了小半个擂台,蓝凤身法虽然快捷,但在这霸道一扫之下也躲闪不过,顿时被气浪逼到了擂台角落。

    白石面色微白,不过眼中喜色一闪,脚下猛然一踩地面,身体激射而出,双掌弯曲,形成龙爪形状,十指指尖冒出淡淡如有实质的寒芒。

    “雕龙爪!”

    白石低喝一声,两只手掌划过一个刁钻的弧度,抓向蓝凤喉咙。

    蓝凤俏脸一白,美眸陡然阴沉,眼眸中紫色精芒一闪而逝,两手飞快在身前左右一划。

    叮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过,蓝凤和白石的身影交错而过。

    蓝凤身影连闪,出现在白石身后不远处,俏脸煞白。

    只见其左手臂膀之上衣衫赫然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一截洁白如玉的小臂,上面五道抓痕分明,鲜血飞快涌出,染红了小臂。

    她眼中怒色一闪,脚下一点,豁然转身朝着白石疾冲而去,右手一翻,白光一闪,多出了一柄雪亮匕。

    蓝凤娇喝一声,手中匕划过一道寒光,朝着白石肩膀斩去。

    她虽然心中愤怒,不过擂台比试,并未下死手。

    然而白石此刻神情却有些奇怪,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身体保持着刚刚飞扑而出的姿势,竟对蓝凤刺来的匕浑然不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