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怒砸亲王府
    妙一娘吃了一惊,眼中露出担忧之色:“你怎么不拦住他?”

    许浮浮苦笑道:“我拦得住他吗?他现在的实力,比我高出太多,我已经完全看不透他了!再说,让他去闹一闹也好,不然夏京那老王八蛋,还真以为整个大夏谁都怕他。,”

    “你……你倒是劝他啊!”妙一娘一跺脚,说道:“你当亲王府是寻常百姓家吗?那么好闯?”

    “你呀,你这是关心则乱。”许浮浮看了一眼妙一娘,咕哝了一句:“话说老牛吃嫩草这种事情好吗?我也是嫩草啊!”

    “许二浮!”妙一娘的眸子里,露出冰冷的光芒,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哎哎哎,别发火啊,我可没招惹你。”许浮浮弱弱的说道:“你真的不用担心,你那位少爷虽然血性十足,但他不是个没脑子的蠢货,他心里面有数着呢。这一次,你就放心吧,准保叫夏京、夏杰那对王八蛋父子吃一个哑巴亏。”

    “你怎么知道?就凭那封信?你当夏杰真是傻子么?会傻乎乎的亲笔写一封信给人家当做把柄?”妙一娘目光不善,气呼呼的说道。

    “嘿嘿,放心吧,楚小黑没那么笨,他肯定有办法的!”许浮浮一脸淡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妙一娘问道。

    “我相信他!”许浮浮淡淡说道:“姐姐,我跟他,那可是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到大的,他要真的是那种冲动的人,当初就不会离开炎黄城!”

    “居然仅仅是因为信任?”妙一娘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许浮浮:“你连他的计划都不知道……”

    “嘿嘿,姐,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许浮浮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占老娘便宜的赌注就免了吧。”妙一娘冷笑道。

    “不不不,我对姐那么尊重,怎么会占您便宜?”许浮浮一脸正色。

    妙一娘一脸不信的看着许浮浮:“你说。”

    “我就赌,小黑哥这次,肯定会把亲王府闹个鸡飞狗跳,还能全身而退!”许浮浮说着,脑海中想起刚刚楚墨走的时候,那一脸笃定的笑容:“如果你赢了,我保证,以后再跟姐姐口花花一次,我在饕餮楼所有的股份,都是姐姐的!”

    “当我稀罕么?”妙一娘冷笑几声,不过还是问道:“我要是输了呢?”

    “你要是输了,就当众亲小黑哥一下,不许亲脸!记住哦,是当众!”许浮浮似乎已经想到了那种场面,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

    “你……”妙一娘脸色一红,轻咬贝齿,哼了一声:“亲就亲,有什么了不起?我跟你赌了!虽然我也希望他能全身而退,不过我没你那么乐观!我现在要去亲王府,亲眼看着!”

    许浮浮嘿嘿笑道:“行,等我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咱们一起去!”

    ………

    饕餮楼本身就位于炎黄城中心地带,距离亲王府也没有多远的距离。

    因此,没过多一会,楚墨便直接出现在亲王府门前。

    身为大夏亲王,夏京的府邸,也是相当奢华的。

    占地面积极广,除了重重叠叠的院落之外,还有巨大的花园、湖泊、假山、石桥……亭台水榭,一应俱全。

    简直就是翻版的皇家园林!甚至有些珍奇的花草树木,是皇家园林都没有的!

    亲王府的正门,庄严巍峨,门口竖着两座高大的麒麟石像。也唯有皇家血脉,方可使用这种级别的石像。

    朱红色的大门,高大而又厚重。门口还站着两个身材壮硕的侍卫,表情严肃,身姿挺拔。

    门楼之上,巨大的牌匾上书三个苍劲的大字亲王府!

    楚墨还没到门前,那两名侍卫中的一个,便直接厉声喝道:“王府重地,闲杂人等离开!”

    楚墨呵呵一笑,根本不为所动,直接走向亲王府的正门。

    “站住!”那名侍卫立即抽刀出鞘,向楚墨走来:“你要做什么?”

    “闹事!”楚墨回应了一句之后,运行步法,一个闪身,便来到这名侍卫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砰!

    这名侍卫直接被楚墨一拳打飞。

    若不是楚墨控制着力量,这一拳……能直接将他打死!

    饶是如此,这名侍卫还是飞出好几丈,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凄惨的叫声。

    另一名侍卫见状,立即拉动门房边的一个铃铛,大声喝道:“敌袭!”

    “滚开!”楚墨直接冲过去,拎着这名侍卫的脖领子,将他扔向远处。

    随后抬起腿,一脚踹向亲王府那朱红色的正门!

    王府的正门,平日里几乎是不开的,就连亲王夏京,都很少会从这正门走。都是走旁边的偏门,除非有重大的庆典或是节日,才会开启。

    因此,这道门从里面上了数道门栓!

    门是足有一尺多厚的实木大门,外面还包着铜皮,刷上朱漆,加上里面的纯铜门栓,除非是用攻城锤,一下轰出几万斤的力量。凭借人力……几乎是不太可能被撞开。

    但在楚墨这里,却只用了一脚!

    轰!

    里面那那根纯铜实心门栓,直接弯曲变形,不知飞出多远。

    强大的力量,连带着门柱和两旁的墙体,都跟着碎裂。

    轰然倒塌!

    上面那厚重的门楼,顿时失去支撑,轰的一下坍塌下来,那块刻着亲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直接被压在下面,砸得粉碎!

    亲王府这一带,住的全都是大夏的顶级豪门贵族,虽然很安静,但街上也不是一个人都没有。

    见到这一幕,全都被惊得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目瞪口呆的傻傻看着,亲王府大门口,烟尘四起,一片狼藉!

    然后这些人回过神来之后,疯狂的往各自的家中跑去,要将这惊人的消息传递回去。

    很快,接上便热闹起来。

    “天呐,居然有人敢到亲王府闹事,这是疯了吗?”

    “我怎么看那个少年有点眼熟?”

    “好像是樊老将军的那个孙子啊……”

    “半年多前……把夏杰踹成太监那个?怎么回来了?不是被夏京亲王下了必杀令么?”

    “居然有胆子打回来?真是勇猛啊!哈哈哈,有意思!”

    能住在这里的人,无一不是位高权重,都是这大夏的顶级贵族。此刻一个个都站得远远的,在那看热闹,倒像是一群市井百姓,脸上全都露出兴奋之色。

    今天这个热闹……真的是太大了!

    楚墨一脚将亲王府整个大门给踹得稀巴烂,心中那股恶气,多少出来了一点点。对于一个即将突破到第四层境界的元关武者来说,一脚踹烂这样一个大门,没有丝毫挑战性。

    亲王府的外围,住的基本上全都是那些护卫和下人,因此,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大量的护卫直接冲出来。冲向楚墨。

    楚墨大声怒喝道:“夏杰,你这个王八蛋,给我滚出来!枉我之前还帮你分辨,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指使人去暗杀我!”

    “夏京!夏京……你这老贼,你也给我出来!今天的事情,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砸烂你的亲王府!”

    外面那群看热闹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忍不住咋舌。

    这少年……也太猛了吧?竟然敢称呼夏京亲王为老贼!

    楚墨说着,直接朝着这群围过来的侍卫冲了过去。

    这群侍卫,最强的,也不过是黄级二层的武者,哪里是楚墨的对手?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被楚墨放倒了一片。楚墨虽然没有下重手,但这群侍卫也全都失去了战力,爬起来都很困难。

    “夏杰……你给我滚出来!”

    “你有胆子利用青州牧的儿子来杀我,没有胆子滚出来跟我当面对质吗?”

    “夏京,你身为大夏亲王,就是这么教育儿子的是吗?难怪你的内阁首辅被皇上给罢免了,陛下还真是英明神武啊!你连儿子都教育不好,有什么能力管理全天下的人?”

    “都给我滚出来!今天咱们好好说道说道!半年前的事情还没完呢,你们今天又想杀我?真当你家楚墨大爷好欺负吗?”

    楚墨一边往亲王府的里面闯,一边大声怒吼着,同时疯狂的破坏着亲王府的一切。

    “这棵花不错,玉你要不要?嫌不好?不要?好,我也不想要,看着碍眼,踩了吧!”

    “这棵树不错,玉你要不要?什么?还是没反应?那它长这么高做什么?傻大个么?砍了!”

    “这座假山放在这太碍眼了,一堆破石头,不如填湖了!”

    轰隆隆!

    扑通扑通!

    整个亲王府眨眼之间,就是一片狼藉。

    楚墨的声音,传遍这方圆几里,外面的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个全都咋舌不已,心道樊老将军这位孙子疯了吗?竟敢这样大闹亲王府,他真的不怕死?

    有进过亲王府的人知道,那花园中的花草树木……就没有一株是凡品!

    全都是极为珍稀的名贵品种。有些甚至是快要绝种的!

    不过如同小皇宫一般的亲王府,能被人如此折腾,也让很多闻讯赶过来看热闹的人心中大乐。

    夏京在朝中自然有一系人马,但也不是没有对手,这些年因为太过霸道,也结下了不少仇家。这些人,对楚墨的举动,全都在心中表示大力支持。巴不得他闹得更凶一点,把整个亲王府都给拆了才好。

    楚墨也正是这么干的!

    他现在已经冲到亲王府那占地面积极广的园林中间,在那里,竟然豢养着一群狮子老虎等猛兽,楚墨一脚把笼子踹开,哈哈大笑道:“你们本是大山中草原上的王者,哪能像个猫一样被关在这里?出去玩吧!”

    吼!

    这群狮子老虎顿时一涌而出,顺着楚墨身边向外跑去。

    楚墨身上的气息,让这群猛兽连攻击的勇气都没有。但这并不代表它们不敢攻击别人!

    很快,亲王府中又是一阵怒吼和尖叫传来。

    “夏京……身为亲王,你纵子行凶,还想要杀人灭口,你不觉得惭愧吗?”

    “夏杰,你个无耻的东西,胆小如鼠……敢做不敢当吗?”

    轰隆隆!

    两座精致的楼阁轰然倒塌,烟尘四起。

    这时候,已经有大量的侍卫,开始朝着这边围拢过来。但他们也都学乖了,并没有第一时间攻打过来,都知道不是楚墨的对手。

    虚空中,传来一道略带几分恼怒的声音:“小东西,你这样无法无天,是不是想死?”

    楚墨哈哈大笑:“终于出来一个像样点的了?别废话,赶紧滚过来,打完了你,小爷还要继续拆呢!”

    轰!

    又有一座阁楼倒塌。

    对方顿时大怒:“你找死!”

    锵!

    剑光一闪,那边有人,一剑刺向楚墨。

    ----------------

    我们的推荐票好忧伤……如同我今天去医院看见排长队时的心情。

    还没有投票的同学,加快速度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