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黄雀在后
    大街上顿时一阵鸡飞狗跳,传来阵阵惊呼。,

    很多人好端端的走在大街上,没想到从天而降五六个人,狠狠的摔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当场就昏死过去三个。还有两个浑身上下不知摔断了多少根骨头,躺在那里哀嚎。

    楚墨几步走到张青玉面前,拎着他的脖领,直接将他拎起来,走到窗边,将他的身子完全悬在空中,冷冷问道:“张公子,你要杀我?”

    饕餮楼的四楼虽然不算特别高,但也不矮,这高度,角度合适的话,足够摔死人的。

    一阵凉风吹过,张青玉的身子猛然间哆嗦起来,接着……屎尿齐出。竟被直接吓得了!

    “楚公子……楚公子,我错了,我没想要杀你啊!呜呜……我就想教训教训你,给……给夏杰出口气,真的没想过要杀你啊……别杀我,别杀我,求你了,千万别杀我!”张青玉的身子悬在外面,屎尿顺着那身华丽的衣衫滴滴答答往下流,臭气熏天。

    下面的人轰的一下,远远散开,当真是丢人丢到了极致。

    “你没想杀我?你的这群手下,为什么要杀我?”楚墨冷冷看着张青玉那张吓得没了一丝血色的脸,一脸厌恶。

    “他们……他们不是我的人……”张青玉哀嚎道:“他们是夏杰的手下……都是亲王府的人啊!跟我没关系啊!”

    楚墨身后原本还有些担心事情搞得有点大的妙一娘,听了这话,彻底松了口气,不屑的一笑,轻声道:“真是个不长脑子的玩意儿啊。”

    许浮浮也忍不住笑道:“是啊,就说自己手下擅自决定不就完了?真是个蠢货!”

    啪!

    楚墨用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右臂,抽了张青山一巴掌,试了试,觉得自己右臂还有点隐隐作痛。冷笑道:“你说我就信你?不错,我是跟夏杰有恩怨,但你这明摆着是往他身上泼脏水。我楚墨恩怨分明,就算我跟夏杰有仇,但也见不得你这种无耻的行为!”

    下面的围观众人,忍不住轰然叫好。

    “楚公子好样的!不愧是将军大老爷的孙子,恩怨分明!”

    “楚公子是非分明,果然是将门之后!”

    “替自己仇家分辨,这份心胸……令人佩服!”

    “我靠……小黑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许浮浮一脸震惊的看着站在窗边的楚墨。

    “是啊,原来他虽然有这份智商,但却不会这样当众用出来,啧啧,我那个单纯善良的少爷哪去了?”妙一娘一脸感慨。

    张青玉说出这番话之后,心里也立即后悔了,不过此刻小命都攥在人家的手里,魂儿都快吓飞了,哪敢说谎?更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当下哀嚎着叫道:“我没骗人,我身上还有夏杰给我的书信,你一看便知!”

    “妈蛋,还有证据?”许浮浮直接惊了。

    “猪啊!”妙一娘则是直接无语了。

    张青玉挣扎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书信,哆哆嗦嗦的打开:“你看,你看,这里还有夏杰的印章,这笔迹……也是他的!”

    楚墨眯着眼,扫了一眼,冷冷一笑,刚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空气中,忽然间传来一道凄厉的破空声。

    嗖!

    一支羽箭,直接射向张青玉的后心!

    不好!

    对方要杀人灭口!

    楚墨当即大怒,危急关头,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张青玉扔向楼下的一个水果摊。

    哚!

    那支箭狠狠的钉在饕餮楼的墙体之上,几乎完全没入,只留下一段嵌着羽毛的尾巴,兀自在墙上剧烈的颤抖着。

    这一箭,就是要杀人来的!

    那边张青玉被扔在水果摊上,虽然不会被摔死,但这么高的距离,却也让他摔得哇哇大叫,身上不知产生了多少处骨折。

    就在楚墨将张青玉扔下去的一瞬间,妙一娘的身子,已经化作一道影子,从四楼的窗户直接飞了出去,冲向那支羽箭射来的方向。

    许浮浮则面色冰冷的叫过几个人,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走到楚墨身边,咬牙道:“夏杰……他找死!”

    街上的人则四散逃开,刚刚这一幕,实在是太惊人了。热闹虽然好看,但也要有命才能看。

    “去把那封信拿回来,顺便,给人家水果摊十倍的赔偿。”楚墨站在窗边,脸色也不太好看。如果没有这飞来的一箭,还可以说是张青玉脑子有病,想要讨好主子,来找他麻烦。

    但是这封书信,加上这一箭,却是让楚墨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无比的震怒!

    因为他被算计了!

    张青玉今天一旦死在这里,那么,这件事跟楚墨必然脱不开关系。

    到那时,别人可不会管那支箭是从哪飞出来的,一定会算在他楚墨头上。

    至于那封信?楚墨敢断定……就算张青玉一口咬定那封信是夏杰写的,也绝对不是真的!

    州牧的公子,对楚墨来说,打就打了,只要不打死,都没什么大问题。但若是死了,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相信就连刚刚升任内阁首辅的许忠良,都会受到牵连!

    因为他的小孙子许浮浮,也在这里。

    包括饕餮楼,包括妙一娘,谁都脱不了干系!

    “看来,之前一直还是有些小看他们了呢。”楚墨冷冷说道:“你跟饕餮楼的关系,估计也隐瞒不了多久了。”

    许浮浮正派人下去收拾残局,包括捡回那封信,听了楚墨的话,无所谓的笑了笑:“隐瞒不了就不隐瞒了,这座酒楼,是我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没用家里一分钱!所有的一切资金来源,都清清楚楚!谁想要通过这个攻讦我许家,那真是打错了算盘。”

    “不过今天这件事,倒是真的有些出乎预料,看来,应该不仅仅是夏杰那个蠢货策划的,他老子夏京,恐怕也难逃其咎!妈蛋,这一手玩的真狠。表面上看,就是一群公子哥之间的冲突,实际上却是剑指高层,一石数鸟,真的是好计谋。”

    许浮浮也好,楚墨也好,全都是聪明绝顶的人,虽然年少,但对这些事情,完全不陌生。想要骗过他们,几乎不可能。

    这时候,有许浮浮的手下将那封信捡回来,交到许浮浮手中,看了几眼之后,许浮浮便皱起眉头。

    楚墨淡淡说道:“假的吧?”

    许浮浮点点头:“夏杰就算那玩意儿没了,脑子也不太可能跟着一起坏掉,他再白痴,也不至于留这种把柄在人家手上。”说着,许浮浮就要将这封信给撕了。

    “别。”楚墨阻止。

    “干嘛?假的难道还能拿来当证据不成?到时候,就算告到皇上那,到最后肯定也是不了了之,弄不好,咱哥两儿还要背一个诬告的名头。”许浮浮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墨:“你该不会真想用这封信告他们吧?小黑哥……我记得你没那么傻呀?”

    “告他们?我才没那么傻。”楚墨冷冷一笑:“不过,这么好的一封信,就这么撕了多可惜?之前我对我喊打喊杀,令我狼狈的逃出炎黄城,孤身一人,走那片冰雪之原,几乎是九死一生……今天我回来了,还没找他们算账,他们却主动找到我头上来,还以为我是半年前那个可以随便欺负的人呢?”

    许浮浮眼睛一眯,看着楚墨:“你想要……”

    “嘿,这边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记得把所有残局给我收拾利索了!”楚墨拍了拍许浮浮的肩膀:“那几个被我扔出去的人,肯定不是亲王府的!不过没死的话,就给我关起来,他们有用!还有,张青玉那个白痴,你记得派人保护着点他,别让他死了,然后通知他父亲,过来领人!这可是一个大人情!咱们救了他儿子!”

    “我靠,小黑哥,你果然不是那个单纯少年了,真够狠的,也够无耻啊!不过我喜欢!”许浮浮眉开眼笑,打了人家的儿子,给摔成重伤,到最后,还要让人家感恩戴德。这种事,换做从前的楚墨,还真是做不出。最多也就在背后给许浮浮出这种主意罢了。

    “嗯,这里交给你了。”楚墨撇撇嘴,心道:这算什么?让你经历一遍我经历的事情,你只会比我更狠!

    跟长生天七长老和皓月部族的皓月长老那些人比起来,我这算什么无耻?跟他们比起来,我依然单纯得像是一朵小白花!

    “你要做什么去?”许浮浮看着楚墨,又看看他手中那封信,失声道:“你不会想去亲王府找麻烦吧?”

    楚墨一呲牙:“听消息吧!”说着,楚墨身形一闪,直接从四楼的窗户跳出去,在空中滑行出二十几丈,然后落在对面一栋民宅上,接着,脚尖轻点,身形几个纵跃,便消失在视线当中。

    许浮浮站在四楼的窗边干着急,他元力只有二层,让他从这跳下去他敢,但想要像楚墨那样,却是根本不可能。

    “不就是去亲王府闹事么?把兄弟撇下算怎么回事?”许浮浮骂骂咧咧的,去处理这边事件的收尾去了。其实他的心里,是很感动的,因为他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出现在亲王府那里。名不正言不顺,会给他爷爷带来很大的麻烦。

    片刻之后,妙一娘也回来了,脸色有些难看。

    许浮浮问道:“没找到人?”

    妙一娘摇摇头:“死了!”

    “死了?”许浮浮一愣。

    “自杀了。”妙一娘咬牙道:“就差一步!”

    许浮浮皱起眉头,喃喃道:“看来……这下有些好玩了啊!”

    “少爷呢?”妙一娘有些奇怪的问道。

    “攻打亲王府去了。”许浮浮笑得有些幸灾乐祸,还有几分遗憾。

    ----------------

    好戏即将上演,而且结局你们预料不到,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