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许十公子
    “楚小黑……楚小黑……哈哈哈哈哈,你竟然还敢回来,难道就不怕太监大魔王找你麻烦吗?出来出来出来,赶紧滚出来,你许家大爷来看你啦!”

    就在楚墨坐在那里心疼自己的元石全都没了之际,外面远远的,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只听这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寻仇的。楚墨脸上,却是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站起身,伸出左手,推开门走出去。右臂碎裂的骨头虽然已经接好,但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还需要养一段时间。

    “许二浮,你个二货,再敢大呼小叫的,我就把你七岁那年偷看……”楚墨大声喊道。

    话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一个痛苦的声音:“楚小黑,你特么有完没完了?那么多年的事情了,你还不断的拿出来说,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

    楚墨冷笑道:“那好啊,那不说你七岁时候那件事,说近一点的,就说去年秋天,你去户部尚书家勾搭人家小女儿然后被郭尚书发现,追到你家要求你娶了他女儿那件事好了。”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专门揭人家伤疤好吗?”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一脸哀怨的看着楚墨:“你许家大爷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就是这么欢迎兄弟的?”

    “谁让你恶心我的!”楚墨笑着,伸出左臂,跟走过来的许二浮抱了一下。

    “你的右臂怎么了?受伤了?”许二浮皱眉看着楚墨,又上下打量了几眼:“楚小黑,我怎么发现你跟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楚墨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稍微矮那么一点点的俊秀少年:“不缺胳膊不少腿的,还是那样。”

    “不对,不对,你变化很大!”许二浮皱着眉头,来回打量着:“首先,你半年前比我矮不少,现在……居然看上去跟我一样高了!”

    “比你高一点。”楚墨淡淡说道。

    “一样高!”长得十分清秀的许二浮有些恼了:“一样!”

    “好吧……”楚墨翻了个白眼,懒得跟这个二货一般见识。

    “走走走,你终于回来了,我也就不用担心你了,兄弟给你接风去!”许二浮拉着楚墨就走。

    樊府那些老兵侍卫,对许二浮也是视而不见,对这一幕,早就见惯不怪了。

    许二浮,就像楚小黑一样,是两人从小叫到大的外号。许二浮本名许浮浮,因为是叠字,加上楚墨觉得这家伙有点二,于是就给他改名叫许二浮。许二浮自然也不甘示弱,把墨字下面的土给扔掉,说反正墨也是黑的,你还不如叫楚小黑好听。

    于是,这两个名字,就这样出现了。但能这么叫他们的,整个炎黄城,也没几个人!

    许浮浮家里面背景相当强大,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官宦家庭。而且还是高官!

    他的爷爷许忠良,为内阁次辅。这一次夏京亲王的内阁首辅被罢免之后,也不知道许家老爷子有没有顺势上位。想来是有这个可能的,因为许家的老爷子,今年也不过六十多岁,在大夏的朝堂之上,算是老当益壮那一种。并一直深受皇上的信任。

    许浮浮的父亲许山,在大夏南方最重要的一座大城担任城主,那虽是一座城,但在行政级别上,却相当于一个州!

    大夏的区域划分,为州、府、郡、县……一州的最高行政长官,为州牧。在大夏,州牧已经是真正的封疆大吏了。

    而许浮浮的父亲,今年也不过四十出头,就到了这个位置。很多人都说,再过五年,很有可能出现那种父子同内阁的场面!说的就是许家。

    除了许二浮的爷爷跟父亲,他的一群叔叔伯伯姑姑婶婶,也全都很了不得,几乎全都是官场中人,并且大多身居要职。

    因此,许家被很多人称为是大夏第一官家!

    势力之大,可想而知。

    到了许二浮这一代,他的不少兄长其实也早已经进入了大夏各层级的官场,借着家中的大势,开始不断的磨砺打拼。

    或许是因为从小父亲不在身边,爷爷又最疼这个小孙子的缘故,造成了许二浮从小就无法无天的那种性子。这样一个顶级的官宦子弟,若是被家人宠坏,其实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

    成一个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什么的,简直就是小儿科了,甚至还会变得更恶劣。

    但许二浮却并没有成为这种纨绔子弟,相反,在学术上,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不但学识渊博,而且小小年纪,就将大夏从古至今几乎所有圣贤的典籍,一本不落的看了个遍。

    看完之后,还能说出自己独到的见解!

    按说这样一个天才,又出身在这种家族,日后前途肯定不可限量。毫不夸张的说,他如果想去参加科考,一个状元是稳稳的!

    如果只看这些的话,许二浮简直就是一个浑身发光的真正明日之星!

    出身豪门大族,一家子高官,自身优秀,学识渊博,长相英俊。恐怕就算是皇上,都会有把女儿嫁给他的冲动。

    还别说,皇上真知道许二浮的优秀,也真的动过把某个公主嫁给他的心思。

    不过……在听说过许二浮的那些事迹之后,皇上悄悄的熄灭了自己这个念头,并且很庆幸,没跟许忠良提过这件事。

    因为这个小家伙……太花了!

    什么七岁偷看自己侍女洗澡,八岁偷偷溜进青楼喝酒,九岁直接包了一个大他七岁……炎黄城最大青楼的最红清倌人,并为她赎身……诸如此类的事迹,简直多不胜数。

    尤其是当年最红清倌人那件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

    最红的清倌人要被带走,换做谁当老板都不会乐意。结果许二浮差点把那个青楼给拆了!

    就连许二浮的父亲许山都因为这件事,特地从南方赶回来,狠狠抽了这个二货一顿。

    最后的结果是……依然没能改变许二浮!

    那个当年曾经的最红清倌人,据说连夏京亲王都动心过的极品美少女,至今还在许府!至于跟许二浮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其实还只是这个家伙的冰山一角,什么王公大臣家的女儿啊,什么巨贾大商家的姨太太啊……反正只要他想,就几乎没有不成功的。

    许二浮曾经很同情的对楚墨说过:“咱两同年,你还大我一月,但我却是花中圣手,而你……连个花骨朵都没摸过,真是可怜!”

    这家伙如此的花心,偏偏所有女人,不管年龄大的还是年龄小的,全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而一众王公大臣弹劾许二浮的奏章,估计都能堆满一个大屋子。这家伙却依然逍遥自在,我行我素。

    这个家伙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从不用强。而且向来最鄙视的就是那种用强的人,用许二浮的话说就是:用强禽兽不如!最烦的就是那种不懂怜香惜玉的人!

    但在炎黄城,依然流传着一句话:防火防盗防许十。许浮浮在许家这一代,排行老十,人称许十公子。

    如果说许二浮就只有这点本事,那就又错了。他还是整个炎黄城,最大连锁酒楼的幕后老板!

    而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那座酒楼名义上的大老板之外,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楚墨。

    因为严格说来,这份产业,还有楚墨的一份!

    开这酒楼的原因,也令人啼笑皆非,因为许二浮嫌其他家酒楼的菜实在太难吃,就想自己鼓捣一个,也没跟家里人说。结果谁知道生意太火了,玩大了……一不小心玩成了炎黄城第一。

    现在也不敢跟家里人说了,不然传出去,肯定有无数眼红的人弹劾。

    许家对许二浮这生意,多多少少,可能知道那么一点点,不过也懒得去管他。估计也想不到许二浮能折腾得这么大。

    许二浮扯着楚墨,来到了炎黄城最大的酒楼饕餮楼!

    这家酒楼,正是许二浮的产业,也是他在十岁那年,创立的第一家酒楼。

    这酒楼的名字,却是楚墨起的。许二浮虽然知识渊博,但他更擅长的是那些诸子百家的学问,以及一些诗词之类的知识。

    诸子百家的学问,是用来应付家里人的;诗词那些,则是用来骗姑娘的。

    对于杂学这方面,却是不如楚墨的。

    当时许二浮跑来找楚墨,要他帮忙起个名字,楚墨随口说道:“真正的吃客都如饕餮一般,什么都敢吃,就叫饕餮楼好了。”

    楚墨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许二浮竟然就当了真,直接起了这个名字。酒楼最初营业的时候,不知被多少人笑话过这个名字。但到后来,当饕餮楼的名声越来越响之后,无数人都欲求饕餮楼一个位置而不得。

    “小黑哥,咱们这酒楼,可是有你一半,这些年的收益,我都给你记在账本上了。这两年开分店花了不少,不过……属于你的那一份,还有很多。”站在酒楼门口,许二浮一脸得意的对楚墨说道:“兄弟够意思不?”

    “你别瞎胡闹,这件事是你自己鼓捣出来的,我半点忙都没帮过你,我知道你把我当成是最好的兄弟,但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生气了!”楚墨一脸认真的看着许二浮,有些严肃的说道。

    “你还是那么无趣,刚才白夸你了!你怎么那么矫情?酒楼的名字不是你起的?很多经营理念和创意不是你出的?一些关于人事上的管理和任用的意见……不是你给的?”许二浮翻着白眼:“你别说你没出钱,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些点子,对任何一名巨贾大商来说,都是无价之宝!他们要是能得到你一句指点,事业能够立即更进一步。你说那又值多少钱?”

    “我一直都觉得,只给你一半,是我贪心了。没想到你居然一点都不想要,楚小黑,你要还当我是兄弟的话,就给我接着!不然以后大家兄弟没得做!”许二浮怒道。

    楚墨撇撇嘴:“少拿这个来威胁我,懒得跟你说,本公子最近心情不好,小心惹恼了我揍你!”

    “靠,就你有元力是吧?不服来试试,跟你说,你许家大爷已经不是半年前的许家大爷了!”许二浮立即撸胳膊挽袖子,咕哝道:“来啊,别说我欺负一个只剩一只胳膊的小残废……啊!”

    “啊……啊啊啊啊啊!”

    砰!

    ------------------

    今天开车到昨天掉坑的地方,小心翼翼,就怕再掉进去,速度很慢,然后……过去了才发现,妈蛋,那个坑被填上了!!!填上了!!!!感情就是为了坑我一下是吧?真是太无耻了啊!

    感觉又被打击了,求上品疗伤药推荐票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