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叫林白
    一会七点半到八点半,小刀要进行三江访谈,对小刀、对新书有什么问题的朋友,可以从起点首页右边中部,点击我的照片进来,跟小刀直接沟通!欢迎大家前来提问!

    -----------

    楚墨的眼睛都有些杀红了!

    少年纯净的眸子里……一片血色!

    大齐跟大夏之间,这些年来,虽然表面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战事。,

    但实际上,却经常会有大齐的军人化成小股的强盗,对大夏边境线上的百姓进行各种侵扰。

    楚墨曾跟爷爷一起去过一个被大齐士兵化成的强盗屠戮的村庄。

    那个小村庄,全村上下,五百多口人,就剩下三个活口!

    那是三个孩子,在敌人杀入村庄的时候,被他们的父母,给藏进自家后院的一口枯井中,然后用柴草盖住井盖,这才躲过一劫。

    不过当时要不是爷爷在进入村庄的时候,听见那枯井中孩子的微弱哭声,恐怕那几个孩子,最终也是难逃一死。

    因为他们自己根本就爬不上来!

    这些事情,对当时年幼的楚墨,造成的心理冲击非常大。

    心中对那些大齐的士兵,早已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

    因为杀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楚墨不是杀人狂。

    对方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此时的楚墨,已将这地方当成了真正的战场!

    他的心中,也只剩下一个念头,只有一个字:杀!

    刀光中,那些骑士在楚墨面前,似乎有些不堪一击。

    楚墨的功法,也在这种战斗中,愈发的纯属,身形灵活得令人震惊。

    几乎是一刀一个,将那些骑士斩落马下。

    就连那个同样进入了元关境界的格尔扎,也完全不是楚墨的对手。

    或许是因为弟弟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或许是楚墨修炼的功法,强过他太多……仅仅五个回合,便被楚墨一拳轰在胸口上,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从马上摔落下来。

    楚墨毫不犹豫,手中的刀高高举起。

    暮色中,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小英雄,暂且留他一命!”跟在公主娜依身边的一名骑士,大声喊道:“他还有用!”

    楚墨的头脑瞬间清醒,一双眸子中的血色,渐渐退去,倒在地上,一脸绝望,骇然望着他的格尔扎,朝着地方吐了一口吐沫:“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卖主求荣的小人!”

    说着,将手中锋利的刀刷的一下,钉在格尔扎的脑旁,距离他的脸……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

    格尔扎吓得大叫一声,竟昏过去了。

    “废物!”

    楚墨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朝着那片小湖走去。他身上被溅了很多血迹,那种浓浓的血腥味,让他非常不适应,准备去将身上的血迹洗掉。

    娜依公主和他的侍卫们冲到这里的时候,全都被惊呆了,几十个追兵,全都被当场斩杀,而且几乎每一个……都是一刀致命!

    这些可都是草原王庭中的精锐骑士!

    虽说他们叛变了王庭,投靠了大齐,但却没人会否认他们的实力。

    不然的话,娜依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如此狼狈?

    但在这个少年面前,竟然是一刀一个,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全都给杀了!

    就算娜依等人心中恨极了这些叛徒,但此刻,看向那个走向湖边少年的背影,眼中全都充满了敬畏。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做文士打扮,看上去,倒有些像是大夏人,跟草原人的长相,有着明显的区别,其他那些骑士,对他也显得很尊敬。

    他走到娜依公主身边,轻声说道:“这个人,咱们一定要留住!”

    “他关系到我们夺回王庭的成败!”

    “他要是肯帮我们,我们的胜率,会增加三成!”

    “说不定,皓月长老也会因此,出兵帮助我们!”

    娜依公主点点头,一双星眸里面,还残存着震撼之色,点点头:“可是,他这种身手……咱们现在,又凭什么留住人家?”

    中年文士看了一眼娜依,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看这少年,正义感十足,不然绝不会出手帮助我们。”

    “我先试试看,然后,再看看……他想要什么!”中年人说着,又看了一眼娜依,欲言又止。

    娜依看了一眼那边已经走到湖边的少年,然后轻声道:“庞叔叔,有话您就直说吧,现在父王和母后都不在了,金哥和银哥又投靠了大齐,我虽是王庭的公主,可如今……若是没有你们这群人……我又算得上什么?怕是早就被人拿去,献给大齐那些恶人。”

    中年文士点点头,轻声道:“公主若是想要求他一时保护,倒是容易,我相信,凭我这张嘴,应该能说动他。”

    “但是公主如果想要长久的庇护,那……”

    娜依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有些羞涩的道:“嫁给他吗?”

    娜依身旁的一众护卫,脸上全都露出尴尬之色,似乎都有些生气。但随后,却又全都颓然的叹息一声,把头别过去,当做没听到。

    他们心目中女神一样的公主,已经不是昔日那颗草原上的明珠了。

    虽然心中不愿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公主,如今已经成了一颗无家可归的浮萍。此番仓促逃出王庭,投奔皓月长老,又何尝不是抱着跟皓月长老的儿子联姻的心态,想要求皓月长老庇护他们的小王子?

    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只是不愿说出来罢了。

    中年文士苦笑了一下,轻声道:“我看这少年,很是不凡,虽说衣衫褴褛,但眉宇间,却带着一抹贵气,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加上他的身手,很有可能来自某个大门派。”

    “要真能让他动心,留在草原帮助我们,说不定,我们真的能够起死回生!”

    娜依轻轻叹息一声,少女娇美的脸上,闪过一抹落寞,微微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柔声说道:“一切庞叔叔做主便是,只要能让草原王庭起死回生,让娜依做什么都行!”

    中年文士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娜依,这颗草原上的明珠,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虽说没有任何亲缘关系,但却早已经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如果还有别的办法,他又何尝愿意出此下策?

    相比之下,这个少年,肯定要比皓月长老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强的太多!

    只是这样一来,皓月长老那里,恐怕又要重新想办法了。那个老狐狸,想要打动他,可没那么容易。

    中年文士心里想着,朝着湖边缓缓走去。

    楚墨来到湖边,没脱衣服,直接跳了下去。

    冰冷的湖水,让他的头脑变得异常清醒。

    很快洗去身上的那些血污,然后在心中暗想:那个女子,似乎是这草原王庭上的公主。堂堂公主,怎能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被人在后面追赶?

    “那个格尔扎说大王子和二王子都已经投靠了大齐,应该就是那个金哥和银哥吧?”

    “这么看来,草原王庭,应该是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以至于,连他们的公主,都不得不奔波逃命。”

    “若是这样,我想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跟他们打通关系,应该不难!”

    楚墨心中想着,然后听见一阵脚步声,他在湖中抬头望去,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拿着一套新衣服,来到湖边,面露微笑的看着他。

    “小英雄,刚刚多亏了你,救了我们,不然的话,恐怕我们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你是大夏人?”楚墨看着中年文士,有些好奇的问道。

    中年文士微微一怔,眸子里深处,闪过一抹警惕,但却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不认识你。”楚墨说道:“我从你说话的口音和长相判断出来的。”

    “这样啊!”中年人松了口气,然后说道:“怎么?小兄弟你也是大夏人?”

    楚墨笑了笑:“我在大夏生活过!”

    “原来如此!”中年人并没有怀疑楚墨的话,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拥有如此身手,怎么可能是在世俗中长大的?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少年应该是在大夏出生,然后被带入大门派中修炼,如今应该是下山行走,或是已经出师。

    至于为什么不愿直接承认自己是大夏人,这个也简单的很。

    中年人曾经接触过一些门派出来的弟子,他们都视世俗中人为凡人,没有几个愿意承认自己是在世俗中走出来的。

    “我看小兄弟应该是没带换洗的衣衫,这里有一套新的衣服,不过可能不太合身,等回头我找有名的裁缝给小兄弟多做几套!”中年人一脸殷勤的笑容,看着楚墨。

    楚墨心里面也正想着怎么能跟这群人走在一起,见状自然不会推辞,接过这身衣服。的确是有点大,不过总好过之前那套破破烂烂的衣衫。

    趁着楚墨躲在草丛中换衣服的功夫,中年人跟他攀谈起来。

    “在下庞中元,祖籍大夏,来到这片草原,已经有十五年了,一直在王庭做事,不知能否知道小兄弟你的姓名呢?”中年文士十分客气的询问,丝毫没把楚墨当成一个十几岁不谙世事的孩子。

    谁家十几岁的少年,敢操刀面对几十名强大的骑士?

    楚墨想了想,说道:“我叫林白,在一个门派学艺,如今下山行走。”

    回答的很简单,但却完全消除了庞中元本就不多的疑惑。

    因为是这叫林白的少年救了他们!

    人家的实力,想要杀他们这群人,恐怕也是易如反掌。

    而且他们这群人,如今已成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值得别人图谋的?

    “原来是林白老弟,不知老弟这次下山,要执行些什么任务呢?”庞中元小心的问道,那些大门派的弟子,进入世俗中行走,几乎都是带着任务的。

    楚墨此时也换好了衣服,从草丛中走出来,说道:“没什么要紧任务,就是历练!”

    中年人心头一喜,然后看见换好衣服的楚墨,顿时在心中赞了一声:好一个唇红齿白剑眉星目的英俊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