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路遇劫匪
    楚墨皱了皱眉头,然后向着旁边的草丛里走去。,

    他并不怕什么,而是不愿去招惹麻烦,现在的他,一心只想快点回到大夏,回到炎黄城。将自己的收获,跟爷爷一同分享。

    “站住!”

    “别跑!”

    “小叫花子,说你呢!”

    一阵呼喝的声音,远远的,从对方的队伍中传来。

    接着,那群人纵马狂奔,向着楚墨横冲过来。

    楚墨青涩但却英气十足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凭什么叫我小叫花子?他对这个称呼,十分敏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到当初在不老山孤神峰下的遭遇。

    不过低头看一看自己身上的衣衫,楚墨嘴角抽搐了几下,有些泄气。

    因为他现在的样子,也的确有点像个小叫花子,跟当初在孤神峰下那个穿着黑色皮衣的英俊少年,完全就是两个人。

    楚墨没有换洗的衣衫,魔君不是保姆,自然更想不到这些。

    这一路走来,风吹雨淋,加上历经很多次战斗,楚墨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破烂烂。

    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披散开来,随意用一根元兽的筋扎在一起,加上那一身褴褛的衣衫,像个小野人,野性十足!

    对方的队伍,十几个人,很快将楚墨包围起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楚墨,其中有两个眼尖的,发现楚墨身后背着的那些东西,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天,这小叫花子身上背着的,是元兽身上的东西!”

    “没错,那上面还有元力的波动!”

    “哈哈哈,我看见了三阶元兽的皮!我们发财了!”

    “想不到,我们这次出来,居然有这么大的收获,要是被其他那些队伍知道,肯定要羡慕死我们。”

    “你说的不对,他们肯定不会羡慕,他们呐……一定会嫉妒!”

    “嫉妒,对,就是嫉妒,哈哈哈,还是老王有文化!”

    一群人嘻嘻哈哈,全然没将楚墨放在眼里。

    说来也是,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年,浑身破破烂烂的,任谁见了,恐怕都不会太将他放在眼里。

    这时,这群人当中,一个中年男子,骑着一匹高大的枣红马,缓缓踱步,来到楚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楚墨,身上还带着一股很强的煞气。

    也不出声,似乎想让这小叫花子似的野小子自己露怯。

    这种事情他常做,他很享受那种对方被他身上的压力压迫到崩溃时候的无助表情。

    但这一次,他失算了。

    他身上的元力波动,最多也就二层巅峰左右,根本就不能给楚墨带来任何的压力。

    所以,楚墨一脸奇怪的看着这个中年男子,问道:“你在干什么?”

    中年人傲然一笑,却并没有注意到楚墨话语中的问题。

    你在干什么和你要干什么,完全就是两回事。只当这小叫花子扛不住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巨大压力了。

    “小东西,你身上的东西,是从哪来的?是不是偷的?嗯?”

    中年人说话的声音很冷,威压十足,换做一般十三四岁的少年,当真会被他唬住。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一脸戏谑的笑容,仿佛吃定了楚墨的样子。

    “你们想要抢劫?”楚墨没有回答中年男子的话,而是眉梢一挑,俊秀的脸上闪过一抹冷色。

    “什么抢劫,你这小畜生,竟敢偷我们猎取的元兽,该当何罪?”一个皮肤黝黑,三十几岁的青年,一带缰绳,胯下大马朝着楚墨冲来,到了楚墨面前,见楚墨没动,一勒缰绳,大马两条前腿高高扬起,稳稳的站在那里。其他人顿时一阵叫好。

    “哈哈,赵老三的骑术愈发高明了啊!”

    “嗯,不愧是我们队伍中驯马最厉害的骑师!”

    “那个小叫花子都被吓傻了,哈哈哈!”

    楚墨怒极而笑,想不到自己刚出这片大山,竟然就会遇到这种拦路抢劫的事情。

    他抬起头,看着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很认真的说道:“这些元兽,都是我自己猎的,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咦?这小东西,你是在跟我们讲理?”那皮肤黝黑的青年,像是见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哄笑起来,觉得这个小叫花子,实在是太天真了。至于楚墨说的那句这些元兽,都是我自己猎的,则自动被他们给忽略掉了。

    谁信呐!

    楚墨一脸认真:“真的,我没骗你们,你们不要找我麻烦,不然……”

    “小兔崽子!”那皮肤黝黑的青年,冷喝一声,打断楚墨的话,扬起马鞭,朝着楚墨的脑袋,劈头盖脸的,狠狠抽下来。

    显然,调戏够了,准备动手了!

    啪!

    那马鞭在空气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发出凄厉的破空声。

    这一鞭,若是抽在人的脸上,肯定皮开肉绽!

    其他那些人,脸上没有半点同情之色,全都一副看戏的表情。

    楚墨眸子里冷光一闪,身形一错,一扬手,啪的一下,握住抽向他的马鞭:“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不但丑,而且真是没礼貌!”

    用力一拉

    “啊!”皮肤黝黑的青年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叫声,被从马背上直接拉下来,面朝大地,狠狠的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四周顿时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都没想到,这个小叫花子一样的少年,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将一个身高体壮的成年人从马背上拉下来。更没想到的是,这少年还身手不凡,因为就算他们,面对这样凌厉的一鞭,也不敢去硬接。

    楚墨手里抓着这根马鞭,平静的看着这群人道:“够了吗?见财起意,夺人财物,非君子所为,我不想多生事端,你们走吧。”

    “哎呦……摔死我了,小畜生……妈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给我废了!”那皮肤黝黑的青年一边着,一边怒声喊道。

    其他那些人眼中,此刻全都露出凶光,盯着楚墨,就像一群狼在盯着一只猎物。

    先前那中年人冷笑道:“小兔崽子,想不到还挺扎手,有两下子啊,一起上,把他给我拿下!”

    十余人,听闻之后,齐齐跳下马来,各自抽出武器,想着楚墨围拢过来。

    “小畜生,刀枪无眼,识相的,就赶紧把身上的东西献给我们,保证饶你不死。不然的话,待会缺胳膊少条腿……甚至小命都有可能丢掉,莫怪我们心狠手辣!”那中年人一脸凶狠的看着楚墨。

    楚墨也是一脸怒意的看着中年人:“你们真要这样吗?”

    中年人被楚墨的目光看得心中一颤,不过接着,他便狂怒起来,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一个十三四岁的毛孩子给吓到了,这要传出去,简直会被人笑掉大牙。

    “小畜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中年人冷冷喝道。

    “老王,还跟他废话什么?废了他!”那皮肤黝黑的青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满头满脸的泥土草屑,鼻子还往外冒血,看上去十分狼狈,整个人怒不可遏。

    “杀!”叫老王的中年人看着楚墨那双漆黑纯净,却散发着清冷光芒的眸子,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心虚,听了同伴的话,顿时做出决定。

    十几个人,纷纷怒吼着,朝着楚墨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冲杀过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着深仇大恨。哪里会想到,这群成年人干的竟是杀人越货的勾当,目标……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楚墨破衣烂衫的站在那,眸光冰冷的面对着这群凶神恶煞一般的人,凛然无畏。

    “小畜生,去死吧!”一个穿着皮甲的青年轮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狠狠斩向楚墨的脑袋,这一刀,就是冲着要楚墨的命去的。

    嗡!

    厚重的大刀在空气中,发出一声沉闷的破空声,瞬间斩到楚墨的头顶。

    楚墨脚踏步法,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伸出左手

    啪的一声!

    拍在这把刀的刀面上,强大的力量,让这青年握不住手中的刀,大刀瞬间落地。

    楚墨眨眼间便冲到这青年面前,抡起右臂,狠狠一拳,轰向这青年面门。

    砰!

    势大力沉的一拳。

    黄级三层的龙象之力,狠狠砸在这青年的脸上,发出一声闷响。

    咔嚓!

    这个青年的脸上,传来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整个人如同被一座山撞上。

    直接被击飞出去,狠狠摔在十几丈外的地上,当场昏死过去。

    紧接着,楚墨用自己的手肘,狠狠撞在一名冲过来准备偷袭他的男子胸口。

    咔嚓!

    又是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那男子惨叫着向后倒去。

    楚墨也是怒了,这群人抢劫的手段残忍而又精准,天知道他们之前做了多少类似的事情?

    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这是他爷爷教过他的。

    “战场上的敌军,他们虽然同样有家人,有爱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但是,战争就是战争!你若仁慈,你的战友、你的家人、你身后的家园……便会惨遭践踏!”

    所以

    面对这群凶神恶煞一般的强盗,楚墨不再手下留情。

    眨眼间,又有两名男子,被楚墨重创。

    黄级三层中期的实力,绝非这群最高只有黄级二层所能抵挡的。

    楚墨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如同一头人形高阶元兽,在这群人当中左冲右突,片刻之间,便有七八个人倒在地上,哀嚎着站不起来。

    场中,也仅剩下那个中年人,还有另外三个男子。他们相互看了一眼,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

    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恐惧。

    还有后悔!

    之前他们可是做梦都想不到,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居然有着如此可怕的战力。他们也终于想起来这少年之前说的那句话。

    “这些元兽,都是我自己猎的!”

    感情这少年根本就没有说谎,人家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这样恐怖的小怪物,是从哪钻出来的?

    莫非是哪个大宗门的弟子?

    中年人心中此刻无比的后悔。

    一时贪婪,没吃到鱼惹了一身腥不说,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主上的大事。

    若是那样,可就万死莫辞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该多好。

    但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卖?

    楚墨看着中年人,冷冷的道:“够了吗?还要继续吗?”

    中年人嘴角剧烈的抽搐着,看着楚墨,咬牙道:“你还想怎样?”

    -----------------------

    凌晨一点,终于码完了一章,修改之后,两只眼睛几乎快要睁不开了,看在小刀这么努力的份上,兄弟姐妹们投一票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