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十九章 干枯小树
    “你要干嘛?”

    楚墨有些警惕的看着蓝裙少女。,

    蓝裙少女没好气的道:“帮你收拾这条蛇啊!你这么笨,又这么弱,得收拾到什么时候去?”

    “呃……”

    楚墨嘿嘿一笑,然后将手中的短刀递给了蓝裙少女。

    蓝裙少女这时候也不说她是柔弱的小女孩了,动作干净利落,虽是在做血腥之事,但动作却很优雅,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

    “你以前常做这种事情?”楚墨有些惊讶的问道。

    蓝裙少女微微一怔,随即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表情:“是啊……为什么我会做这些事情呢?”

    “……”楚墨满头黑线,看着她道:“你不是真的失忆了吧?”

    “失忆?”蓝裙少女一脸认真的想了想,点点头:“应该是!”

    “你怎么那么确定?”楚墨实在有些难以相信她的话。

    “当然啊,我什么都记不起来,又这么优秀,肯定是失忆了呀!”蓝裙少女一脸傲娇的看着楚墨。

    “那,你叫什么名字?”看着蓝裙少女熟练的在那分解这条赤目寒冰蟒,楚墨心中暗赞,随口问道。

    “我的名字,让我想想……”少女想了半天,然后说道:“我的名字,好像……叫綦莜雨。”

    “好像?”楚墨一头黑线,看着眼前这明媚动人的少女:“你能靠点谱吗?”

    少女有些委屈的道:“人家能想起名字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这还是苦思冥想了好久才好容易想起来的呢!”

    “得,那就綦莜雨吧……”楚墨抽了抽嘴角,然后问道:“除了名字,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

    少女点点头:“我只记得,我来这里是要做一件事,好像那件事,还跟你有关似的,其他的事情,我都记不起了。”

    “跟我有关?”楚墨一脸吃惊的看着少女:“姐姐咱能别闹吗?咱两素不相识,你的事情,怎么可能跟我有关?”

    少女翻了个白眼:“哥哥!人家说的是实话,你怎么就不信呢?”

    “最好跟我没关系。”楚墨咕哝了一句。

    随后,楚墨升起一堆篝火,等到明火差不多消失,只剩下红彤彤的炭的时候。

    才把串好的蛇肉放在上面烤,又从身上取出各种调料,均匀的洒在蛇肉上面。

    四阶元兽的肉,油性十足,不断有滴滴答答落入炭火中,发出劈啪声响。

    片刻功夫,浓浓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原本有些不屑的少女使劲抽了几下鼻子,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楚墨手上的肉,不断的咽着口水。

    “你居然会烤肉?”少女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烤肉,心不在焉的问道。

    “你不会?”楚墨看了她一眼。

    “这种事情,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呢?”少女一脸奇怪。

    “……”楚墨顿时无语,心道你拾掇元兽的本事,都快跟我师父差不多熟练了,居然说自己不会做,鬼才信你的话!

    随后,楚墨将烤好的蛇肉递给了她一串,问道:“那你这么多天,都吃的什么?”

    “我?”少女想了想,回答道:“我不用吃饭啊!”

    “不用吃饭?你不饿?骗谁呢?”楚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觉得这小姑娘的智商有些堪忧。

    “当然不饿啊!”

    “那你还吃这个?”

    “你这个烤的很香啊!”

    “好吧,你赢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楚墨几乎没吃几口,烤出来的蛇肉差不多全进了号称自己不吃饭也不饿的綦莜雨小姐的肚子。

    楚墨看着她丝毫没有变化的肚子,几乎快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把肉装进储物空间了。

    终于

    她吃不下去了。

    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一脸满足的说道:“谢谢你呦,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说着,有些惊讶的看着楚墨:“咦?你怎么不吃?”

    楚墨欲哭无泪,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不想理她。

    默默转过头去,接着烤!

    “嘻嘻,人家玩去了,回头再来找你玩!”说着,綦莜雨身形一闪,便消失在楚墨的视线当中。

    楚墨嘴角抽了抽,嘀咕道:“吃干抹净转身就走……什么作风?”

    不过转头看看一旁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蛇骨、蛇筋,叠得非常平整的蛇皮,楚墨又觉得,这个小姑娘智商虽然不大够用,又是个吃货,但也还是有点用的。

    饱餐一顿之后,楚墨将蛇骨、蛇筋和蛇皮捆起来,背在身上。

    原本他想将这些东西收进自己的那块玉里面来着,但又不想暴露出自己有储物空间,反正也没多重,干脆就背在身上了。

    那块玉,是他最大的秘密。

    刚刚在生死之间,领悟了那种步法,楚墨很开心,终于又学会了一门功法。

    说起来,他的修炼之路,真够坎坷的,对于其他那些门派弟子来说,唾手可得的一些知识,楚墨却需要通过实践,一点点去摸索。

    可能人家那些门派的弟子,一个时辰就能领悟的东西,楚墨却需要几天,甚至更久的时间来掌握。

    但有一点,却是那些门派中的弟子,怎么都比不了的。

    楚墨这样摸索出来的经验,扎实程度,是那些门派中的弟子,望尘莫及的!

    实战的经验,也要比他们丰富无数倍!

    当然,这些东西,现在的楚墨还看不到,他只知道,想要学到真本事,没那么容易!

    所以,每当他领悟出一门新的功法之后,都会欣喜若狂。

    “可惜除了天意我意之外,其他的那些功法,师父全都没有告诉过我它们的名字!”

    “别说大门派,就算世俗中那些家族和小门派里面的功法,也全都有那种很威风的名字!”

    “比如什么五虎断头刀啊,再比如什么流星落日剑啊……多威风!一听就是很厉害的功法!”

    “再看我学这些……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楚墨在那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与众不同又威风凛凛的名字来。

    有些泄气的咕哝道:“我修炼这拳法,一共只有三招,干脆就叫一拳、两拳、三拳算了!”

    “师父日后知道了,若觉得丢人,我也有话说。”

    “谁让你之前不告诉我这些功法的名字的?”

    关于功法名字的事情,楚墨也只是纠结了一会,毕竟,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只要功法足够强大,那就是好的功法。

    随后的数日,楚墨都没有见到蓝裙少女綦莜雨,他也乐得清静,行走在这片大山当中,不断着领悟新的功法,虽然清苦,但也算是自在逍遥。

    天意我意的后面,依旧没有任何字迹,楚墨尝试过很多次,把天意我意放入玉的空间中去,然后再取出来,再放进去,过几天再取出来。

    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幸好以楚墨目前的境界来说,天意卷的开篇部分,就足够他用了。

    因此,他也没有特别急。

    急也没用。

    天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日,楚墨行至一片开阔的空地,足有几十里方圆的一片草原,在这片方圆万里的崇山峻岭中,算是少见的不同景色了。

    草原的尽头,是一座苍茫大山。

    拔地而起,直插云霄。

    想要从这里过去,要么翻过这座山,要么……就是多走出几百里绕过去。

    对楚墨来说,自然是不愿绕路的。

    于是,楚墨朝着这座大山,直直走去。

    不过就在楚墨即将走出这片草原的时候,感觉胸口突然间传来一阵灼热。

    楚墨当即,就是一愣。

    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是他刚刚得到天意我意的时候!

    然后,天意我意就被吸进玉的空间中去,再然后……第一页上面多了几个字,完善了这部顶级心法。

    而后面的字……全都没有了。

    从那之后,这块玉一直再没有过任何动静。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又开始发热了。

    “这是怎么回事?”楚墨感觉到不对劲,微微皱起眉头,站在那里,开始缓缓转起圈来。

    能被魔君一眼看中,他的灵性,自然是无需多言。

    虽然不敢直接断定,这块玉只有在发现宝物的时候才会发热,但楚墨的心中,却有七八成的把握。

    果然,当楚墨的身体,缓缓的转到一个方向的时候,胸口的那块玉,再次散发出一股灼热,似在提醒楚墨。

    楚墨朝着那个方向,大步走去。

    灼热的感觉,愈发强烈,甚至开始有些烫人了!

    楚墨的心跳,也在不断的加快,少年的心性,对未知的事物,抱着极大的好奇心理。

    终于,当楚墨快要被胸口的玉烫得有些受不了的时候,那股灼热的感觉,突然消失。

    这个时候,楚墨也看见了一株奇怪的植物。

    说它奇怪,是因为它跟周围的其他植物,格格不入,只要走近,一眼就能看见它的存在。

    但几乎任何人,看见它之后,都不会对它产生任何兴趣!

    因为,这是一株奇形怪状,枝杈如虬龙,但却干枯了的小树。

    小树只有三尺多高,灰突突的颜色,上面一片叶子都没有,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生命迹象。

    楚墨有些傻眼,喃喃道:“你看上的就是这个东西?”

    胸口的玉瞬间发出一丝热量,烫了他一下。

    “咦?你能听懂我的话?”

    “再烫我一下看看?”

    “快点快点,再烫一下!”

    不过胸口的玉,却再无反应。

    楚墨撇撇嘴,走到小树跟前,伸出手,去折其中一根树枝,嘴里咕哝道:“这样一颗枯死的小树,能有什么价值?”

    “嗯?”

    楚墨咕哝着,忽然整个人愣在那,一动不动。

    因为他竟然没有掰断这根细小的树杈!

    那树杈已经被他彻底的弯过来,但却没有折!

    楚墨有些不服气的继续掰……直到他将这根树杈彻底弯成了一个圆圈,还是没有断!

    楚墨这下彻底呆住了。

    他可是一个黄级三层,踏入元关的武者!

    竟然连一根树杈都掰不断?

    “怎么可能?”

    楚墨松开这根树杈,用手抓住小树的树干,用力的向上一提

    砰!

    小树直接被从土里面拽出来,楚墨也因为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那。

    然后,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小树消失在楚墨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