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弑天刃 > 第十七章 魔君往事
    他在一条大河边准备捉鱼的时候,一不小心……闯进了一条巨大水蟒的地盘。,

    这条巨蟒有水桶粗,两丈长,幽蓝的鳞片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楚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杀机。

    巨蟒小半个身子盘在水下,任凭水流冲击,却岿然不动。它冷冷注视着楚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对他发动攻击。

    楚墨感觉自己的后背直冒凉气,因为他认出了这条水蟒的来历!

    这是一只真正的元兽!

    四阶元兽!

    楚墨认得的元兽并不多,这水蟒,恰恰是其中一种。

    名为赤目寒冰蟒!

    在魔君的眼中,这种四阶的元兽,大概跟一条小蚯蚓没有多大区别,随手就可以捏死。

    但对楚墨来说,这却是一个拥有着极强杀伤力的可怕生灵。

    楚墨之所以认识这东西,是因为他小时候,曾见过一次赤目寒冰蟒。

    说起来,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楚墨,只有七岁。

    当时樊无敌镇守在大夏跟大齐的边境线上,因为没有战事,便把楚墨也接过去。

    在老爷子看来,男孩子还是要在军中,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那个驻地不远处,有一条大江,是大夏跟大齐之间的天然国境线。

    一直以来,那江中都没出过什么可怕的东西。太平的很。

    但有一天,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一条赤目寒冰蟒,那条的个头,要比这个还大上几分。

    当时楚墨亲眼目睹了赤目寒冰蟒眨眼间吞了一名去取水的士兵,整个人都吓傻了。

    在吞食了一名士兵之后,赤目寒冰蟒似乎并不满意,竟又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其他的士兵见状,哪里敢去抵抗,当下拼死护送着楚墨逃回来。

    老爷子闻讯大怒,带领军中精锐,前去诛杀。

    之后的过程,楚墨没有看到,是后来从别人嘴里知道的。

    那条赤目寒冰蟒,一共杀死了十七名黄级一层的小队长,伤了三十多名黄级二层的大队长。

    一名达到黄级三层,突破元关的偏将,一条胳膊生生被撕下去,受了重伤。

    老爷子虽然没受伤,但在杀死那条赤目寒冰蟒之后,整个人也已经彻底脱力。

    这,是在大量的军中好手,一起围攻之下,出现的伤亡!

    老爷子是第一个冲上去的!

    而当时的老爷子,就已经是四层的强者了!

    楚墨听说那条赤目寒冰蟒,浑身鳞甲坚硬至极,锋利的战刀斩在上面,只能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一层二层的武者,根本连它的防御都破不开。

    而那东西一张口,便可吐出大量寒气,只要沾上,便会被冻住。

    然后再用它那强壮的尾巴狠狠一抽,整个人就四分五裂,像冰块一样的碎开。

    恐怖无比!

    到最后,那条赤目寒冰蟒被斩杀后,拖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是血肉模糊,看不出半点威风。

    但它造成的破坏,却让所有参与那一战的人,全都终生难忘。

    事后樊无敌曾说过,以后就算突破到第五层,进入千人斩的境界,见到这东西,也是有多远躲多远!

    而当年那个身受重伤的黄级三层偏将,现在就在炎黄城的樊府,成了樊府的管家。

    因为一条手臂没了之后,他的实力骤降,已经不适合留在军中了。

    被心怀愧疚的老爷子安排在自家当管家,也算是有个交代。

    楚墨从下山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回家的路不会太安宁,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遇到的第一只元兽,竟是赤目寒冰蟒!

    看着眼前这条眼中散发着妖异光芒的巨蟒,楚墨强笑道:“嘿,蟒兄,你好啊……今天天气不错,您也出来溜达了?”

    四阶的元兽,已经具备一定的灵智,虽然未必有多高,但几乎都能听懂人话。

    嘶嘶!

    赤目寒冰蟒吐出猩红的信子,那双赤红的眸子里,杀机瞬间变得浓郁。

    楚墨暗叫一声不好,朝着旁边直接扑去。

    呼!

    一团寒气,顺着赤目寒冰蟒的大嘴吐出,正好落在楚墨刚刚站立的地方。

    一阵刺啦刺啦的声音过后,再看那里原本茂盛的草,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被瞬间冻结!

    这时正好有一阵风吹过,那些被冻结的草发出一阵轻微的咔嚓声,直接碎裂,落在地上,依然是被冻结的状态!

    刚才如果楚墨的反应稍微慢上一点,那么,此刻被冻成冰棍的……就是他了!

    楚墨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看着这条赤目寒冰蟒道:“你玩真的?大家萍水相逢……和平相处不好吗?”

    楚墨一边说,一边缓缓向后退去。

    赤目寒冰蟒,却已经将他当成猎物,动作无比迅猛的向他冲过来。

    楚墨哇的一声大叫,转身就跑!

    这玩意儿他爷爷都不愿意面对,他一个刚刚突破元关的小家伙,有什么能力去打?

    勇气和热血,也是要看时机的!

    至少眼下,还不到拼命的时候。

    三层元关的境界,跑起来速度自然飞快,赤目寒冰蟒虽然是水中元兽,但在陆地上,也是一点都不慢!

    几乎是眨眼间,一人一蟒,就已经冲出了几百丈的距离。

    ………

    那蓝裙少女,此刻就在不远的地方,自然看见了这一幕,她饶有兴致的看着,然后在心中盘算着,要不要出手帮他一下。

    “我如果不出手帮他,十有……他会死在这条小蛇的手上。”

    “我能感觉到,他跟我这一次的目的有关……”

    “哎呀烦死了,天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但我却不能让他死掉。”

    “还是等等看吧,现在就出手救他,他也未必会感激我,哼,可恶的小子,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蓝裙少女嘴里嘀咕着,一双眼,却一直锁定着那条赤目寒冰蟒,随时准备出手。

    她却不知道,在更远处的虚空中,还有一个人!

    一身黑衣的魔君,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正眸光清冷的注视着这一幕。

    虽说把楚墨给赶了出来,但这条注定不会太平的路,魔君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让他一个人走?

    站在虚空,魔君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虚弱速度……正在不断加剧。

    原本,他已心存死志。

    被打落到这个世界,几乎就等于断了他任何的希望!

    找一个传人,不过是不想这一脉的传承,断送在他魔君手上。

    但他可从来没有指望过自己的徒弟,能为他报仇或是帮他什么,就算能,他也不需要。

    他这一生,除了内心深处的那道倩影之外,几乎可以说是无牵无挂,没有任何羁绊。

    他没收过徒弟,要不是大限将至,甚至生不出这种念头。

    所以……他想的很简单。

    “找个天资卓绝看得上眼的孩子,把该教的东西教了,然后就让他滚蛋!”

    “死不死的,关我屁事?”

    “反正传承没断在我魔君手上,我就不至于死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可想是一回事,但做……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只要不是铁石心肠,又怎么可能真正无情?

    将楚墨从山上给扔下去,楚墨又自己跑回来,对着那片空地磕头的时候,魔君就已经明白,想要放下,其实很难。

    所以他才又去抓了几只元兽续命,一路暗中跟随楚墨。

    死,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可避免,也无力挽回,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之前他的打算,是传承完一身功法之后,心愿了却,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等死。

    但现在,有了牵挂,再也做不到那么洒脱。

    他想看着楚墨回到炎黄,想看着楚墨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彻底放心。

    这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

    纵然不想去面对,也避不开逃不过。

    “唉……”

    魔君很少见的,发出一声叹息。

    那双清冷的眸子,注视着自己的徒弟,被那条他眼中的小虫子追赶的到处跑,喃喃说道:“看来……这东西,终究还是要使用。”

    “蝶,你说的对,若是有了牵挂,就永远不会真正洒脱。”

    说话间,魔君的掌心,出现了一个莹白的小玉瓶,他打开了瓶塞,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药香,扑鼻而来。

    “七转仙丹……”

    “当年你为了拿到这东西,不惜潜入丹宗,将它盗来送我。”

    “因为这件事,你家族上下震怒,为了平息丹宗怒火,那几个该死的长老,丝毫不顾念同族之情,亲手将你肉身打碎,一身道行尽毁……”

    “又将你的元神被囚禁于炼神台,日夜受那神火炙烤。”

    “呵呵,他们真是狠啊……真下得去手!”

    “丹宗的人……都看不过眼,说算了吧,此女盗丹有罪,但却事出有因,做出相应赔偿,这件事也就罢了。”

    “可那群畜生……为了一点资源,为了心中私念,竟直接出手将你镇压!”

    “我可怜的蝶儿……”

    “他们都该死!”

    “我更该死!”

    魔君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眼里满是自责和痛苦。

    “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该死的人是我!”

    “受那神火炙烤的人……也应该是我才对!”

    “我原以为七煞之毒可解,被打落凡界之后,想要解开这毒,再去救你。”

    “但我终究还是小看了这毒……终究还是高看了我自己!”

    “我是个废物!”

    “我解不了这毒,只能等死。”

    “原本已经认命,可谁想到,我会遇见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

    “蝶,他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你见到也一定会喜欢。”

    “原谅我的自私,我想看着他成长起来……”

    “七转仙丹,一转续命一年……蝶,对不起,再等我七年!”

    “七年之后,等这孩子成长起来,我便化作亡魂去找你,哪怕魂飞魄散,也要让你解脱!”

    魔君说着,一滴泪,顺着他的眼角落下。

    接着,魔君双手颤抖着,取出将玉瓶中的这粒丹药,仰头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