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弑天刃 > 正文 第六章 要挟魔君
    “怎么?受打击了?”

    “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废物?”魔君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楚墨。

    “我,我想求你一件事,只是请求……”

    楚墨并没有回答魔君的话,反而突然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也会依照诺言,做你徒弟,不过,我会自杀!”

    楚墨一双眼,凝视着魔君已经冷起来的那张脸:“你总不能,随时随地的看着我。”

    “你……是在要挟我?”

    魔君微微眯起眼睛,幸灾乐祸的表情瞬间收起,一双冰冷的眼眸中,闪烁起危险的光芒。

    他并没有问什么事情,而是直接脸色很冷的看着楚墨。

    “威胁?算是吧。”

    “你之前,也算计了我!”楚墨很肯定的说道。

    “嗯?”

    “我现在想明白了,我绝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那种:经脉堵塞,天资比一般人还要平庸,完全不适合修炼。”

    “我爷爷虽然没有你这么强大,但至少,也是战场上的一名将军,已经踏入元关巅峰,即将突破到第五层的强者。”

    “他很爱我,甚至有些宠溺我,但却从不会说假话、大话!”

    “他说我很适合修炼,那么,就一定是这样!”

    “只是世俗中,没有那么好的资源提供给我。”

    “前些年他不舍得我离开,一直把我留在身边。”

    “我从小就在军中长大,那些叔叔伯伯们,都说我是难得的修炼天才。”

    “要不是这次出了事,我爷爷肯定还不肯放我出来。”

    “但却说过,以我的天资,就算现在开始修炼,未来成就,也绝不会差!”

    楚墨平静的说着。

    魔君冷笑:“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楚墨看着魔君:“你是坏人,坏人做事,自然不择手段,你想收我为徒,一定不想横生变故,所以,肯定是你,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不然的话,那个忘恩负义的七长老,绝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说我经脉堵塞,天资驽钝,不适合修炼!”

    魔君撇撇嘴,讽刺道:“你对那个狗屁七长老的评价,到很中肯。”

    楚墨说道:“虽然,我没有证据,来证明你在我身上动过手脚,但我相信我的直觉和判断!”

    魔君冷哼一声,却没有否认,而是冷笑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我只想告诉你,我没有那么笨!”楚墨说道:“而且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算计了我,我求你帮我一个忙,这,应该是很公平的。”

    “公平?这世上,哪有公平这两个字?只有弱者,才会天天把公平挂在嘴边!”魔君冷笑道。

    “是,我知道,所以我只能用我的命,来求一个公平!”楚墨说着,一脸平静的看着魔君。

    魔君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你想求我,去保护你爷爷一次?”

    “你怎么知道?”楚墨这次倒是有些惊讶了,一脸震惊的看着魔君。

    “你不是笨蛋,难道我就是蠢货吗?”

    魔君有些抓狂,怒道:“那狗屁的七长老哪里是跟你爷爷有旧?”

    “分明是欠了你爷爷一个天大的……但却说不出口的人情,我如果猜得没错,他甚至可能有什么不光彩的把柄,在你爷爷手上。”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给你爷爷一枚长生天的长老令牌?”

    “又怎么可能会在见你之后,直接就想要杀你?”

    “他一定是认为你爷爷把他那些不光彩的破事告诉你了!”

    “哼,也是你那太过自信的表情,把他给吓到了。”

    “不过接着,他从你口中,试探出你并不知情,这才让他那位心狠手辣的小兔崽子亲传弟子来对付你。”

    “要不然,随便找个跟你年龄差不多的优秀弟子,早把你打死了!”

    “正因为你并不知情,或许他暂时不会来追杀你,但你爷爷……他是一定不会留的!”

    “判断出这些事情,很难吗?”

    魔君一口气说完,然后冷笑道:“不过这种破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杀了你爷爷,等你日后强大了,去找他报仇就是!”

    “你是将他抽筋拔骨千刀万剐还是扔油锅里炸了……怎么都随你!”

    楚墨有些惊愕的看着魔君,对这个坏人的逻辑,也当真是无语了。

    “既然现在有机会救我爷爷,为什么要等他去杀?”楚墨也有些怒了。

    魔君淡淡道:“你有那个能力吗?”

    “我没有,所以我才求你啊!”

    “我不答应!”

    “那我就去死!”

    轰!

    旁边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被愤怒的魔君一巴掌轰得稀巴烂。

    然后怒视着楚墨:“你爷爷叫樊无敌,你叫楚墨,十有都不是你亲爷爷,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不错,我是被收养的孤儿,但是爷爷把我抚养大,没有爷爷,就没有我!”

    楚墨针锋相对的道:“你没有人性没有情感,难道别人也不许有吗?”

    “你有你就去救!我不去!”

    “我救不了,但我可以去死,让你没徒弟!”

    “啊啊啊啊!”

    轰!

    轰!

    轰!

    周围的花草树木直接遭了秧,方圆一里的范围之内,被愤怒的魔君轰成一片焦土。

    然后怒视着楚墨,咬牙切齿的道:“我堂堂魔君……就算在……哼,我这一生,横行无忌,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威胁过我,也从来没有人敢像你这样放肆!”

    楚墨被魔君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恐怖气场压得几乎抬不起头喘不过气,但依然弱弱的道:“谁让你想要我当你徒弟的?”

    “你就是一个混蛋!”魔君怒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楚墨冷笑。

    魔君一脸无语,他发现,这个小东西,自己可以折磨他,可以收拾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他。

    但想要让他屈服,却似乎根本不可能!

    而且千万别跟他争辩什么,不然到最后,肯定是气个半死。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遭逢如此大的打击,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

    没有当着人家的面,放出什么狠话来刺激对方

    尤其是楚墨很清楚,就算他当面那么说,长生天那些人真的对他出手,自己也不会坐视。

    但他却依然没有那么说!

    这已经可以充分证明,这是一个内心强大,而且骨子里骄傲到了极致的少年!

    但有极为重视亲情!

    没看被自己折磨个半死,都没开口求过一句,但为了他爷爷,居然连威胁带撒泼带耍无赖……什么招都用了出来。

    还一点都不嫌害臊的那种。

    真真是一个妖孽!

    魔君这一生阅人无数,见过太多所谓的年轻天骄、绝世天才。

    但像楚墨这样心性的少年,却是他遇到的第一个!

    更别说这少年实际上天资卓绝,根骨极佳,简直就是修炼的绝佳体质。

    这么想想,魔君心中的怒气,也平息了几分。

    不过他的脸,依然阴测测的,看着楚墨:“行,我答应你,救你爷爷一次!”

    “不是一次的问题,你必须把七长老惊走,但不能杀他,让他活着,但却不敢再去找我爷爷的麻烦!”

    楚墨看着魔君,那双纯净的眼眸中,第一次,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这个人……有朝一日,我会亲自扯下他虚伪的面具,亲手杀了他!”

    “哼,得寸进尺。”魔君哼了一声,心中对楚墨却愈发赞赏起来。

    果真是个骄傲的家伙呢!

    楚墨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魔君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高天之上,冷笑道:“还真是急性子啊!”

    “怎么?”楚墨当即站起身,焦急的看着魔君。

    魔君冷笑道:“那个狗屁七长老,迫不及待的去杀你爷爷了。”

    “那咱们还在等什么?”楚墨说道。

    魔君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掏出一壶酒,喝了一口,篝火下,他的脸色愈发苍白,淡淡说道:“急什么?区区一个长生天的小长老,让他先走一夜,又能如何?”

    “你……”楚墨心中焦急,愤怒说道:“你刚答应我!”

    “你给我坐下!”魔君突然大怒,指着楚墨骂道:“小兔崽子,本尊已经忍了你很久!本尊生平,从未被人如此要挟,你是第一个!”

    “既然答应了你,本尊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你当本尊是长生天那些没有信用的小人?”

    楚墨被吓了一跳,坐在那里,小声咕哝道:“坏人有什么信誉可言?”

    “……”魔君虎着脸,不去理他。

    不过在休息一会之后,魔君还是站起身,面无表情,不声不响的拎起楚墨,嗖的一下飞上高天。

    或是为了教训楚墨,这一次,魔君根本没有用气场来保护楚墨。

    高天之上,气温极低,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寒冷!

    那温度低到可以让楚墨的身上瞬间结了一层冰,楚墨直接被冻了个半死。

    但却咬牙忍着,哪怕浑身冻得无比僵硬,感觉连血液都快凝固了,也不发一声。

    过了一会,感觉身体渐渐暖和下来。

    楚墨知道,他又赢了。

    不过心里面的感觉,却是五味杂陈,尽管到现在,他还坚定的认为,魔君是个坏人。

    好人哪有他这样的?

    但比起长生天的那群人来,楚墨倒宁愿拜魔君为师。

    毕竟,魔君的坏,是坏在表面上的。

    手段残忍,性格强硬,根本不屑去掩饰什么。

    而号称名门正派的长生天,里面的一些人,看似道貌

    岸然,实际上却都坏到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