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我能治,求我啊!
    “对了,回天玉莲有个限制不知道姑娘知不知道?那就是此莲也唯有处子之身服用才能挥效力……”

    叶笑嘴角露出来一个不知是什么意味的笑容,道:“造化弄人啊,一个女人修炼到能够服用回天玉莲的时候……最保守估计也应该有三千多岁吧……若然还是个处子……不知道该为其庆幸又或者是悲哀啊……哈哈,哈哈……”

    闻人楚楚再也忍耐不住,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叶笑的衣襟,居然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凑在自己眼前,咬牙切齿低声低沉威胁道:“你敢再笑,再笑一下试试!”

    她眼中露出一种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杀机。

    叶笑浑身无力,靠在她手上,只觉呼吸困难,却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当然敢笑,我为什么不敢笑?楚楚姑娘此际如此的凶神恶煞,当真恐怖,只是,你真的敢杀我么?”

    闻人楚楚恶狠狠地瞪着他,眼中神光变幻不定,那漂亮到了极点的大眼睛,眨眼间竟然闪过了无数种复杂的神色。

    随着不断地大喘气,闻人楚楚挺秀的胸口也在疯狂起伏,波涛汹涌,动人心魄。

    叶笑被她举在胸前,眼睛斜斜往下看着,淡淡的说道:“看来楚楚姑娘应该是个绝色美人儿……这胸口,真的好白……”

    “啊!”一声惊叫,闻人楚楚一抖手,将叶笑远远地扔了出去,忙不迭的去整理自己衣襟。

    叶笑整个人一下子飞出七八丈,重重地摔在地上,原本就是重伤初愈之身,兼且修为被封,这下摔得可谓瓷实,一时间筋骨欲裂,疼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却是不管不顾的放肆大笑起来:“能看到如此春光,就算是真真摔死了,也是值了,哈哈哈……”

    闻人楚楚连脖子都羞红了,怒气冲冲地瞪着叶笑,似乎要一口将他吃掉嚼碎一般。

    但,半晌仍旧没有动作,良久良久,却是微微一笑,伸手掠了掠鬓角,含羞道:“风兄……你这人真的好讨厌呢。人家刚才差点就失手将你给杀了呢……”

    她若是怒,暴怒,甚至是冲过来将叶笑拳打脚踢一番,叶笑都不会意外,更不会恐惧。但,她现在这么含羞一笑,却让叶笑有些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个女人,居然能够在这等时候这么快的镇定下来,绝对的、绝对的,不简单!

    这寒阳大6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尽出这么奇葩的女人,先是一个秀儿,心机深邃得令人心寒,再来一个闻人楚楚,冷静理智应变,犀利的一塌糊涂,这样的女人,纵然以笑君主之渊博见识,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是么?”叶笑拍拍身上的尘土,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虽然一瘸一拐,状似狼狈,但却还是充满了从容不迫的味道,淡淡笑道:“可惜你不敢杀我。”

    闻人楚楚眼神复杂的看着叶笑,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一个炼丹师,炼丹师所知道的,本就应该比你要知道得多。尤其是,在这药材药性药理方面。”叶笑淡淡道:“而这,恰好就是你要求到我的地方,所以,你真的不敢杀我。”

    闻人楚楚自认自身的涵养风度风姿,至少在寒阳大6范畴内是顶尖儿的,但今日今时,已经数次被叶笑气得失态了。

    却还偏偏不能作。

    对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阶下之囚,就是不能作是一种什么滋味呢?

    具体很难形容,反正就是腻歪郁闷到极点的那种感觉吧!

    “你想要说什么?”闻人楚楚深吸一口气,再度温柔的笑了起来。

    “先,解开我身上的禁制,有禁制在身会让我很不舒服。”叶笑淡淡的说道:“我也需要运功尽恢复伤势。”

    他不等闻人楚楚说话,接着就道:“对了,我想我有很大机会,让你要救的人,即使不使用沉疴墨莲,也能够化解十年危机……”

    闻人楚楚目光一亮,随即咬着嘴唇说道:“此话当真?十年…十年之后呢?”

    “呵呵,那就要看我心情了。”叶笑淡淡的耸了耸肩膀:“相信你也知道,你手上这一株沉疴墨莲,已经有些呈灰白色,也就是说,这沉疴墨莲已经快要蜕变成沉疴玉莲了……”

    “但这样的蜕变,虽然说是快,但起码还需要一百年,两百年的光阴,但,你们的缓冲时间却只有十年,若是十年之后,这株沉疴墨莲还没有蜕变成沉疴玉莲……你那个在乎的人,仍旧是只有死路一条。”

    “换言之,就算是我肯出手帮你们,不用沉疴墨莲解决了十年危机,但你们却仍然要面对最初的问题,因为你们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让这一株即将蜕变的沉疴墨莲在十年之内,变成沉疴玉莲。”

    叶笑伸出一根手指头:“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幸运,因为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你有办法?让沉疴墨莲提前蜕变?”闻人楚楚霍然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叶笑。

    “但若是老是这么被禁锢着自由,心情又怎么好得起来,纵然有办法也未必想的起来。”

    叶笑哼了一声,高傲地昂起了头,摆明了一副我就是要挟你的嘴脸。

    我能治,可是这样对我,我就是不治。

    求我啊!

    闻人楚楚刹那间再度感觉到牙痒痒的感觉难以抑制。

    叶笑一脸欠揍的淡淡笑容,举起杯:“这茶真不错,楚楚姑娘不妨多喝一些。”

    闻人楚楚咬着嘴唇瞪着他,突然展颜嫣然一笑,柔声道:“风兄,这一次,说到底始终是小妹救了你的性命,这几天更是喂水喂药的伺候着,不知风兄是否承这个人情呢?”

    叶笑毫不领情,道:“楚楚姑娘这句话可就说的有些不大中听了,我听着怎么有种狭恩图报的意思;还有就是,什么叫做你救了我的性命?人家本来也没有想要我的命吧,若是真想杀我,以人家的修为,我根本就没有抗拒之力,早死了八百回了。”

    “再说了。”叶笑喘口气:“若是被别人现了,没准就把我当上宾对待了,可不是谁都不把丹云神丹炼制者不当回事的,光是喂水喂药算是什么伺候,纵然如同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着,那也是等闲事,更加不会封闭我的经脉,将我当做了阶下之囚一般的苛待。”

    “如同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着?”闻人楚楚看着面前这张勉强算得上是方正,却也还是平平无奇的脸,真想一口唾沫啐到他脸上去。

    我救了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想当祖宗。这什么人哪,还有没有点面皮?

    闻人楚楚勉强维持着嫣然笑容,说道:“风兄,是否请你先说说你的办法,若是当真可行,我闻人楚楚可以对天誓,绝对当场解开风兄禁制,郑重向风兄道歉,而且,对风兄的自由绝不加以限制。”

    “你确定?”叶笑看着闻人楚楚,斜着眼。

    “我保证!”闻人楚楚郑重说道。

    “可是我不相信你。”叶笑咳嗽一声,老神在在的说道。

    “你!”闻人楚楚杏眼圆睁。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是不是小人我不确定,但你是女子!”叶笑老神在在:“而且又不用本来面目见人,你说吧,你要是反悔了,我能有啥办法?”

    “万里有个一,你们把我的方子套了去,然后转手把我给杀了埋了;从此以后就用我的方子财……”叶笑摇头晃脑:“江湖人心险恶,不得不防,我怎么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闻人楚楚又再次被气得胸口起伏起来;怒目圆睁看着叶笑,再也不能保持那淡雅的风度,嫣然的笑容,怒声道:“我又岂是寻常女子可比,身为蓝风帝国……”

    说到这里,却突然住了嘴,再说下去就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却更生气,狠声道:“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算了,我堂堂男子汉,也懒得跟你一个小女子计较,就看在你伺候了我一场的份上;告诉你当报酬吧。”叶笑豁达了起来:“反正我的办法只有我一个人能用,就算你们知道了也学不会。”

    “你…你……”闻人楚楚一阵至极的无语。

    看着面前这位风之凌,只觉得一口闷气憋在了喉咙里,咽也咽不下,吐也吐不出。恨不得找一双千百年没洗过而且一直穿着的臭袜子塞进他可恶的嘴里面。

    既然你不担心,却又说那些话干什么?故意的来让我生气么?还有,什么叫做我伺候了你一场?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就你这德行,还堂堂男子汉呢?卑鄙无耻下流下贱有你的份!

    “根据我的判断……”叶笑看着闻人楚楚的脸色,道:“你要救的那人,应该因为修炼一门奇异功法而导致现如今的危机吧……那门功法,传承悠久,本身却是有所缺陷的……而沉疴墨莲,沉疴玉莲,还有回天玉莲,正是能够弥补此项功法缺陷的灵药……”

    “这门功法虽有缺陷,但威力极大,且进境极快;只需入门,便拥有独霸一方的实力……”叶笑看着闻人楚楚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缓缓地说道:“看来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寒阳大6……”

    …………

    年度评选开始了。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年度作者。请兄弟姐妹们,投出手中的票吧。

    看到有不少哥们姐们在说,准备个键盘备用,跪键盘方便……

    咳,无语至极,哥在家是一家之主,说一不二;大事都是我说了算,还用得着跪键盘?哼!

    不过这个年度作者,倒是真的很眼馋啊……金键盘,也很眼馋啊……嘿嘿,大家是兄弟,这个忙得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