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正文 第五十章 九大空间、对不起,摸...
    在终于恢复了神智之后,叶笑第一时间就是查看自己的识海、无尽空间,确定那里到底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

    原因无他,叶笑当日被强行驱离无尽空间之时,那份一方天地即将毁灭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了,而眼下最可怕的可能莫过于,无尽空间真的崩毁了,那对叶笑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至于现在身在何方,他反而不怎么在意:反正不管在哪里,只要还活着就行!

    心念电转之间,很顺利的进入到了无尽空间,触目所及之下叶笑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这……这还是无尽空间么?

    原来不是空间崩毁,是环境重造啊!

    嗯,说重造可能有点过分,具体也没啥太大变动,但整个区域,却一下子分成了九个部分!

    而那颗蛋,则到了正中间的位置!

    前后左右上……,九处不同的方位,九种不同的颜色;九个不同的空间!

    第一个空间在上空,那天外幽冥正正的在里面,仍自不断地散出天蓝色的极寒之气;而这个空间很明显的,眼下连百分之一都还没有填充满。

    下方,哪里是一个乳白色的空间,里面放着天晶灵髓,同样,也是连百分之一都没填满。

    而左侧的一个空间里,安置的正是那些个灵药,尽都散出青蒙蒙的灵气,自然,距离填充满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还有一个空间,里面放着那天河玄晶之沙,空旷已极,但还没有另外五个空间空旷,因为那五个空间是完全空空如也,自然更空一筹。

    九元乾坤!

    叶笑观视过这九个空间之余,脑海中不期然间浮现出这么几个字。

    随即,各个空间的上空,都浮现出几个字。

    天灵空间。

    地灵空间。

    金灵空间。

    木灵空间。

    火灵空间。

    水灵空间。

    元灵空间。

    阳灵空间。

    阴灵空间。

    九大空间!

    其中,天灵空间里面乃是天外幽冥;元灵空间里面乃是天晶灵髓;木灵空间里面乃是悟道之茶和灵药;金灵空间里面乃是天河玄晶之沙!

    其他的空间全都是空空的,显然是没有相应属性的物质存在。

    下一刻,十六个大字虚空浮现,极旋转着,在叶笑面前呼啸而过,化作了一片紫云,又化作了一片紫气,充斥进入空间之中。

    “九灵齐聚,颠倒乾坤;九九归元,苍穹至尊!”

    根本不用任何人解释,叶笑自己此刻也明白了。

    想要挥出这个空间的真正作用,就必须要将这九种灵气全部都凑足了;才能够真正开启、进入大道之门。

    而等自己用九种灵气,将这九种空间彻底全都填充满了,就会成为苍穹至尊!

    看着在里面沧海一粟一般的几个宝贝,叶笑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这是想玩死我的趋势啊,我他么的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好东西?按照这种说法,恐怕将青云天域装进去……都不一定能够完成九九归元啊……”

    便在这时,却听见外面貌似有动静。

    叶笑几乎是泪流满面的将神识收了回来……太打击人了,这么多空间,这么大空间,让我咋填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然后他就听到了外面一个女子的声音:“这个酷刑,应该是被他熬过去了……不过这货可真是能抗啊,前后整整一天一夜……居然没有崩溃……生生的扛过去了……”

    “这等意志力,真是让人感叹,亦复佩服……”

    “真不知道这是谁下的毒手……”

    “是的,折手段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令人指……”

    “恩,再拿点水来,给他喝几口。可莫要让他死了,若当真因为脱水而死,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是。”

    随即就听见一个女子站起来去倒水了。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叶笑明白了很多事。

    第一,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肯定不是在自己的家里;第二,这里的两个女人以为自己乃是被人袭击的……第三则是,我的身份应该还没有败露。因为我的经脉竟然被人制住了;第四则是这个女子虽然救了自己,但对自己未必是心存善意,要不然她不会封住我经脉……以这个情形来判断,貌似是将本君主当做了俘虏了?

    同时也不禁暗中松了一口气,之前的那场变故实在骇人,彼时的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抗御之能,莫说是武者修士,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轻易做掉自己,外间的女子,无论本意如何,始终是救了自己一命,这个人情却是要还的。

    之前运功改变身体构造,化身成为风之凌,如今想要解除伪装,当然也得要再度功力运行才能够解除。

    本来这一次若是没人管的话,或者有人做好事的话,叶笑在昏迷中,肉身被动自主运行功法,会自然而然的恢复自身本来面目。

    那样自己的秘密与身份来历可就全部泄露了。

    但却偏偏在这时候有人将自己的经脉封住了,歪打正着,令让自己的伪装秘密得以保全。

    虽然后果就是让叶笑的痛苦陡然增加了好几倍,但,相比于暴露身份和秘密来说……

    却又是不值一提了。

    叶笑呻吟一声,悠悠醒转,很是艰难的睁开眼皮,看去。

    只见一个青衣少女立即凑了过来,充满了放松的问道:“你醒了?”

    叶笑一看,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是那位在拍卖行与自己争夺沉疴墨莲的姑娘,顿时心中就有些放心,状似虚弱的说道:“姑娘……原来是你……这里……是哪里?是你救了我么?”

    青衣少女淡淡一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风兄不必耿耿于怀。”

    叶笑貌似万二分的激动起来,一张脸整个涨红了,一下子伸出手,将青衣少女的两只手都包在自己手掌中,无限感激的说道:“姑娘……救命之恩,恩同再造,风某没齿难忘……”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过突兀,青衣少女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也绝对想不到一个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手居然会那么快,只觉得自己的手突然就进入了一双温热的手掌中。

    自己从来未被任何异性碰过的玉手,居然已经被这家伙紧紧地攥在了手心!

    一时间不由得脸色一红,随即心中一怒,想要抽出来,强笑道:“风兄实在是太客气,这当真算不得什么的……”

    叶笑紧紧地攥住手心那温软玉滑的小手不放,感慨道:“姑娘古道热肠,救我于濒危之中,却又毫不居功,当真是高风亮节,但风某又岂是那种知恩不报之人?”

    说着,攥着人家的手居然又用了几分力气,道:“姑娘你真真是个好人啊,侠骨柔肠,剑胆琴心,大义凛然,泽被苍生……”

    青衣少女用力往外抽自己的手,居然抽不出来,耳朵里又听着对方一连串感激涕零的话,怒也不出,还不敢用大力,唯恐这货重伤初醒,自己一用力就把他弄零散了,那之前的救助就全白忙活了……

    哭笑不得说道:“风兄可否先把我的手放开?我…我不习惯……”

    “哦哦呃……”叶笑急忙松手:“哎呀,实在是太失礼了……对不住对不住……”

    搓了一下手指,那种嫩滑的感觉似乎还在手心萦绕,真是美妙的感觉啊……

    而且,有一点不对劲,很不对劲。

    叶笑之前分明能够感觉得到,这个青衣少女,非但身负修为,而且,实力相当不俗,隐隐然有一种锋芒毕露的味道。

    她一直在竭力掩饰,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平心而论,在这个寒阳大6,以她的掩饰水平,相信也没有几个人可以看破。但,叶笑却是例外,曾经纵横天域的笑君主又岂能看不破她的些微伎俩!

    那种锋芒的感觉,虽似单薄微末,却是真实不虚,恍如实质,就算她掩饰的再好,叶笑也是能够感觉得出来的。

    这种锋芒,错非修刀练剑有成之士,否则决计没有。

    但叶笑刚才拼着一个轻薄佳人、登徒浪子的恶劣名头把人家大姑娘的一双玉手拿在手里反反复复地摸了个遍,却又完全没有那种练过刀剑的痕迹!

    甚至是,完全没有练过功的痕迹!

    这就有些奇怪了,完全与常理相违背。

    不管是保养得多么的好,又或者是因为洗精伐髓使肉身脱胎换骨,但本质始终唯一,只要是有练过刀剑,练过武功,一双手都必然会留下一定的痕迹。这些痕迹,或者在普通人看起来会不觉得有什么不同。但在武者,尤其是高深修者眼中,却是一目了然。

    但这个青衣少女却完全没有这些必然应该存在的痕迹!

    此际虽然还没摸够,还没摸透彻详细,但人家姑娘已经提出来了,肯定是得收手了。

    叶笑收回手来之后,才觉得有些讪讪的。

    毕竟是笑君主,不是真正的登徒浪子,被人家大姑娘说在当面,就算脸皮够厚,脸能够不红,始终也还是要有一点点尴尬,不好意思的。

    不管怎么说,一个大姑娘的手……岂是自己一个大男人随便能摸的么?不由低声抱歉的道:“那啥,不好意思,我摸了你……额,摸了你的手……还摸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