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疑点重重,揭开混乱...
    “是……是我指认给他看的……”王小年低下了头,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恩,原来如此,慕城白本不认识叶笑,是因为你遇到了叶笑,因为叶笑曾经勒索过你,所以你怀恨在心,于是挑唆慕城白去找叶笑的麻烦?是也不是?”太子声音沉缓,平静地问道。

    但这平静的声音,却让王小年心中急剧的跳动,险些就吓得晕了过去。

    “……是。”

    王小年艰难万分地说出这个字,明显的感觉到,上面太子妃的眼神又寒冷了几分。王小年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来。

    “然后呢?”

    “然后两人起了冲突,叶笑突然动手,打了……打了慕公子……将慕公子打翻在地……慕公子命令手下还击,叶笑见事不好就逃走了……慕公子一行人追了上去……”

    王小年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叙述着事情的展,一头的汗水。

    “叶笑打了慕公子,将城白打翻在地……”太子一皱眉:“据我所知,叶笑号称京城三少,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慕公子乃是人元境巅峰修为……还带着两大护卫!”

    他玩味的看着王小年:“叶笑打了慕公子?还将其打翻在地?”

    “是…就是如此…”王小年结结巴巴,浑身几乎瘫了下去,所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这种事。

    若是自己不想着设计陷害叶笑,哪里会有今天的事?

    最应该死、也是最没有实力的叶笑没有事情,但最不应该死、号称高手的慕城白却死了!

    王小年感觉到,这是老天爷在跟自己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如此荒诞!

    “哦……”太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你继续说下去。”

    “叶笑逃走,慕公子一行人去追……然后……然后我就回家了……”王小年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眼泪疯狂的涌了出来,嚎啕大哭:“太子殿下……以后的事情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呀……”

    “你惹出来的事情……你挑拨动了手……然后打了起来,你居然就这么回家了?现在我的哥哥人都死了,你还要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太子妃充满了怨恨地盯着王小年,声音里面,有着浓浓的杀气,毫无掩饰。

    “我我我……慕公子想要杀了叶笑,让我避嫌……我……小人也是迫于无奈啊……”王小年一把鼻涕一把泪,此刻,当真已经是吓得神魂出窍了。

    “来人,给我将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拉出去砍了!”太子妃震怒之下,一声令下,王小年当场就吓晕了过去。

    太子挥挥手,皱眉道:“王小年充其量只是一个诱因,杀之无用,反而让手下离心。王大年毕竟掌管着府内侍卫总管……再说,我觉得城白之死,只怕大有蹊跷。”

    “蹊跷?”太子妃柳眉一竖:“能有什么蹊跷?”

    “叶笑只是一个纨绔,他绝对没有能力能够杀得了慕城白!”太子背负双手,淡淡道:“这件事……定然有我们不知道的……一股势力介入。”

    他的眼中射出锋锐的光:“此事,还需详细调查。”

    “但不管怎么说,与那叶笑有关系却是肯定的!”太子妃目中杀气凛然:“我哥哥,决计不能白死!这个叶笑,必须要陪葬!”

    太子苦笑一声,道:“这个,也需要从长计议。叶笑本身自然不算什么,但其父叶南天手握重兵,驻守北疆,乃是帝国柱石!在北疆,几乎一手遮天,而且眼下局势风紧,各国蠢蠢欲动,战事频频,国内几位皇子也是各出手段……在这等时刻,贸然杀了帝国第一大将的儿子……绝不是明智之举!”

    太子妃脸色一寒:“辰邦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哥哥就这么白死了不成?”

    太子叹了口气:“事有轻重缓急,总要从长计议,从大局出……还是先从叶笑这边打打局面了。若是真的有幕后真凶,贸然杀了叶笑,导致死无对证,真凶逍遥法外,才是真正让大舅兄白死了。”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消息!”太子妃冷哼一声,带着一阵香风,快步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又转回头:“但这个王小年,也不可轻饶!”

    “杖责八十!”太子皱皱眉:“生死有命。”

    一般武者杖责八十,恐怕也能将人活活的打死了。王小年只是一个寻常公子哥儿,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纵然是有一些武力,却也绝对是不值一提。

    真要是被杖责八十,绝对有死无生。所以太子爷又沉吟一下,道:“让王大年亲自行刑!”

    王大年行刑打自己的儿子……能打死吗?

    “哼!”太子妃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太子看着太子妃离去,脸色不动,缓缓拍手,道:“调查的如何?”

    一个黑衣人恭敬的走进来,道:“这件事跟王小年说的,基本没有什么出入,只不过,有几个地方很奇怪。”

    太子眉头微蹙,没有说话。

    “第一个奇怪之处,乃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叶笑当初确实是真的打倒了慕城白;但据我所知,叶笑的修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由于这一点,所以属下去查看了慕城白的尸体,现……他的丹田有伤,但……众所周知,他的致命伤,只是后背一刀。无比的干净利落……”

    “那么,丹田的伤就有了问题。那显然是……在此之前有人曾经封住了他的丹田。所以叶笑才有可能将他打倒在地……而封住他丹田的人,绝对是级高手!”

    “级高手……”太子喃喃自语了一下,缓缓踱步,缓缓点头,道:“还有?”

    “是,慕城白追踪叶笑,叶笑并没有走得很远,而是在拐了一个弯之后,藏了起来,然后回家了。这一点,有人曾看到……”

    叶笑的故布疑阵,果然效果显著。

    太子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黑衣人道:“但慕公子依然追出去,追到了一山一林一水;然后才在那边被杀。这其中,有太多的想不通。”

    太子点点头:“你以为?”

    “属下以为,慕公子与两名护卫的致命伤非常流畅……两个护卫同时中刀,而一人手腕被折,显然是出手之人在一瞬间夺刀,同时击杀两人!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高手出的手,就算是一般的地元境界巅峰,也未必能够做到;反而像是……”黑衣人眼中闪过迟疑,稍一踟蹰,道:“……像是一位刀道宗师。”

    “天元刀境宗师!”

    黑衣人说这六个字的时候,很吃力。

    太子的眉毛轻轻的扬了一下,缓缓抬起眼皮,道:“天元刀境宗师……你,确定?”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是。”黑衣人低头。

    太子沉默了一下,道:“这么说……此事与叶笑无关?”

    黑衣人犹豫了一下,道:“无法确定。”

    “若是有其他的势力,想要对城白出手,又会是谁的势力?为了什么?”

    太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声音中,一股森然之气,慢慢成型。

    黑衣人垂手而立,一个字也不敢说。

    太子只是在自言自语,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而他,也不敢回答。

    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多。

    太子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淡淡道:“先从叶笑身上着手,展开调查……”

    “是。”

    “至于其他的现……暂且压下。”

    太子转身,明黄色的袍袖一拂,从容离去。

    但黑衣人眼中却多了几分异样的神色。跟随太子多年,他最是明白:太子越是表现得对某一件事不在乎,那么,其实他的心里,就越在乎!

    他已经牢牢记住。

    但,为何其他事情要压下?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似乎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皇城上面弥漫着的腥风血雨!

    有一句话,他没敢说:纵然叶笑杀不了慕城白,那也未必是其他几位皇子下的手。要知道,八大家族之中,另外几家,也挺喜欢看到慕城白死的。

    但这一点,他只能死死地压在心里。

    ……

    此刻的叶笑仍旧在盘膝坐着,仔细感受觉丹田元气一点点的积少成多的过程;这种感觉,正是他最喜欢的感觉。

    因为,这会让他有一种我正在变强……那样的感觉。

    事实上,又有那一个所有武者,没有不会迷恋于这种感觉呢!?

    正在叶笑感觉身轻欲飞、心神俱醉的微妙时候,管家悄悄地走了进来,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一声提示,叶笑顿时应声醒来,道:“什么事?”

    管家看着叶笑一派练功的姿势,眼中不禁闪过一份种莫名的惊讶,道:“少爷,有一件事情,需要您亲身确认一下。”

    “什么事?”叶笑皱眉。

    “是您杀了慕城白么?”管家看着叶笑,以直白到极点直通通的语气说道。

    一句平实无比的话,却让叶笑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一言动心,叶笑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家里面这位管家,真的真的是不简单。

    而且是太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