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乐极生悲!
    王小年回到家里,心中兀自雀跃不已。这一次,叶笑想必是在劫难逃了吧?

    哼!

    居然敢勒索我!

    我不过是小小的使用一下手段,就让你万劫不复!

    王小年开心的想着,甚至,走路都感觉轻飘飘的;王大年看到儿子今天居然如此反常,有些惊奇,反复追问,但王小年却是守口如瓶。

    他深深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若是叶笑真的死了……那么,镇北大将军叶南天回来,必然会是一番惊涛骇浪!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接连两天,王小年都在快快乐乐的等待着,甚至无数次的幻想,叶笑死了之后,是什么样子?他会不会知道,他的死,乃是因为我?

    哼哼……

    王小年一直等到了第三天……

    终于有消息。

    太子府来人:“王总管,太子宣王公子过去一下,有些事情要问询于他。”

    王大年顿时受宠若惊,太子爷居然召见自己儿子?那……这或者就是儿子一生前途的起点啊。

    “去,好好地回话。”王大年千叮咛万嘱咐:“这是你最大的机会,须得记住了。”

    王小年却有些魂不守舍:为什么是太子找我?慕城白为何不找我?

    这……这中间出了什么事?

    …

    …………

    距那日变故之后,叶笑已经足不出户地在家里呆了整整三天!

    倒也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又或是怕走漏风声,实在是

    自从回来,他就急不可待地一头钻进了空间里。前前后后七百万两银子砸了出去,空间吸取的灵气想必已经是海量满溢了吧?

    叶笑真心的有些迫不及待。

    但才一进去,触目所及,却是直接傻眼了。

    因为,空间里的灵气,居然还是那么多,颜色没变过,浓度也没有变过。

    如果一定要说有变化,也就是空中多了几缕乳白色的雾状灵气而已。

    呼吸着空间里几乎是与之前全无两样的灵气,叶笑不傻眼才是怪事呢!

    “不应该啊,之前那一株六百年的血参,就让这空间变了个样子……今天几乎是鲸吞一般吸取了那么多的灵药之力,就算不能形成质变,量变也总该有啊,怎么全然没有半点变化呢?”

    对这件事情,真心的大惑不得其解!

    这根本不应该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灵光一闪,叶笑一个箭步来到那个洞口,探头一看,不由得气歪了鼻子。

    问题是出在这里

    只见无数的乳白色灵气,正潮水一般涌进那颗蛋;而那颗蛋,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在缓缓变大。

    气歪鼻子的叶笑,又增添了目瞪口呆状态。

    只见这颗蛋就像是吹气球正在打气一般,慢慢的增大,逐渐的从原本鹅蛋大小竟然长到了一个小甜瓜那么大。而后体积虽然不再增长,外界的无数灵气却还在疯狂涌入。

    竟是对灵气的需求,仿佛是无穷无尽一般,并不因为体积的限制而有所极限!

    蛋身虽然不再变大,但原本黯淡无光的蛋壳表面,却已经多了几分晶莹的光泽,几乎能够看到,上面若有若无的玄奥花纹,似隐非隐。

    “卧槽!”以叶笑的沉稳,居然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敢情老子辛辛苦苦花了七百万两银子,忙活大半天,买回来的东西都喂了这颗蛋;一点都没剩下;最憋屈的还是……这颗蛋居然长到这么大就不再长了!

    “这他么的纯粹就是打了水漂啊!”刚才还在做梦一夕间修为狂涨的叶公子无限郁闷。

    “这还要往里面投入多少你才能吸饱呢?”叶笑摸着下巴,眼神抑郁。

    但,此行额外的收获还是值得他安慰的,又或者应该说狂喜的,这份安慰狂喜自然是来自于天青玉树!

    叶笑百般无奈之下,将那天青玉树拿了出来,心道,若是这颗天青玉树也被这颗蛋吞了,老子就再也不管那是什么神兽的蛋了,当场砸碎开水一冲喝掉这个混蛋!

    想到这里却又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常听人说混蛋混蛋,唯有现在这颗蛋,才是真正的混蛋,名副其实的混蛋啊……”

    装载天青玉树的木盒才刚刚打开,空间里突然传出来一阵极尽欣喜的情绪,下一刻,一股莫名的强大吸力疯狂涌来。

    “呼”的一声,木盒瞬时粉碎;而那株天青玉树,也飘飘摇摇的进入了珠子空间。

    完整无损!

    这天青玉树,居然直接整个的进去!

    叶笑诧异万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随即,一双眼睛就猛然瞪大了!

    只见空间中一阵扭曲,紫色灵气一阵氤氲动荡。竟然凭空延伸出去一大块,紫气缓缓扩散,一片崭新的青蒙蒙空间就这么突兀的形成了!

    那片青蒙蒙空间形成之余,尤自缓缓漂移,渐次漂移到第一大殿的另一边去了。

    这一片新形成的空间一共只有数丈方圆大小,周围都是白蒙蒙的雾气;就在正中间的位置,那一棵天青玉树悄然屹立。

    似乎它原本就一直在这里,从来就没有移动过,更加不是从外面挪移进来的一般。

    一派浑然天成!

    紧接着,变化再来,无数的白色灵气,山呼海啸一般而来,瞬间便将这片空间整个地彻底淹没!更向着天青玉树里面,疯狂的涌进!

    叶笑只来得及看到,天青玉树那细长的滕蔓一般的枝条在颤动,一片片新叶子嗖嗖的出来,然后他眼前一花,现自己已经被动地出了空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然而心中那一股莫名的震撼,却是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看这样子,空间居然能够促进天青玉树的生长?!

    还有,空间貌似是允许了天青玉树在这里扎根、安身立命!?

    若是以此推论,相信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能永远地拥有一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悟道之茶?而且还要是随身携带?

    一想到这个美妙前景,叶笑不由得心花怒放;刚才的郁闷已经飞到九霄云外。

    打坐,练功!

    天空阳光明媚,练我紫气东来。

    每一天练功九百周天,这个定量已经是叶笑如今每天雷打不动的最基本功课。

    此刻修为低弱,还到不了那种浑身气息自然流转,无时无地不再自动练功的程度,而能够增强自身的唯一方法,就是勤奋!

    叶笑进入了入定之中。

    浑然不知道,此刻的太子府,已经乱成了一团。

    就算是知道,貌似也不会在意!

    ……

    王小年脸色青白的被带进府中。一路上越走越是感觉不对劲,一双腿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就在进入内府的时候,王小年的一颗心骤然沉入谷底!

    一片冰凉!

    在内府的院子里面,地面上有白布覆盖着的三具尸体。

    其中一具,后心一道深深的刀口,将身体贯穿,成为一个透明的洞,两只手臂软软的摊在一边,袍袖露出半截,上面绣着一串金花。

    金花灿烂。

    但王小年看到这灿烂的金花,却只觉得眼冒金星,这一刻,差一点就晕了过去。

    虽然只见一点衣饰,却是见微知著,那尸体只怕就是

    慕城白!

    那天慕城白跟自己出去,穿的就是这件衣服!衣袖上,一串金花。

    “慕城白死了?”王小年瞬间就崩溃了。

    最不能死的人死了?!

    明黄色服饰的太子爷一身长袍,端坐不动,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王小年,脸色沉重,眼神锐利。

    “王小年?”

    “小的在。”

    “前日,是你陪同慕城白出去的?”太子爷的声音很平静,甚至,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在他的身边,另有一个宫装女子,她的一双眼睛此刻也在死死地盯着王小年,身材窈窕,肤色白皙,美貌绝伦,但,此刻眼睛却是红肿的,眼角隐有泪痕。

    “是……是的。”王小年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他死了。”太子的声音很淡,三个字,没有什么语气波动,却像是一记记巨雷击打在王小年心头。

    王小年的瞳孔骤然的猛地放大!

    感觉到自己的心胆,在瞬间就被吓裂!

    太子冷幽幽的眼神漠然无表情的看着王小年,一字字道:“你把当日的事情,一一报来。”

    “是,是这样的。”王小年浑身颤抖,一时间几乎说不出话,舔了舔嘴唇,狠狠的咬了自己舌头一口,才将险些吓散掉的魂魄收了回来:“那天,小的跟慕公子一块出去,然后他说要去买点药,就去了回天一条街……但刚到了街口,就遇到了一个人,叶笑。”

    “叶笑?!”太子身边的女子猛然抬头,眼神锐利的看着王小年:“镇北将军?叶南天的儿子?京城三少之一的叶笑?”

    “是,就是他。”王小年慌乱的低下了头。

    低头的原因却是因为这女子的眼神太锐利,太可怕,使得他不得不低头,回避视线的接触。

    “继续说。”太子没说话,反而是那个女子在问。

    王小年心中泛起一点明悟,这,恐怕就是慕城白的嫡亲妹妹,当今的太子妃了吧。

    “恰巧遇到叶笑也去买药……他要买的那味药,凑巧慕公子也想要,于是双方就起了冲突……”王小年吞吞吐吐。

    “且慢!慕城白与叶笑素不相识,本身又是最最看不起这等纨绔,又怎么会认得叶笑?”太子关键时刻插进来一句。

    王小年顿时傻眼。

    慕城白怎么认得叶笑?这……与自己绝对脱不了关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