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正文 第十四章 我就是中毒了,咋地?
    如今京城依然处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整个京城,所有地下帮派有大有小,何止千百?但现在一个个的都在提心吊胆,不敢有一点的轻举妄动,唯恐惹来灭顶之灾。

    左相所属的实力彻底封锁了四城门,而且已经对一些重要的地方搜查完毕,此刻,正式开始对这些帮派下手,美其名曰:肃清京城宵小,还我朗朗乾坤!

    对所有帮派,开始仔细梳理。

    这些之前在市井中横行霸道的地痞恶霸们,即时倒了大霉。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巨大的疑团:左相家里,到底是丢了多么重要的东西?前后都这么多天了,居然还在毫不收敛的搜查!

    与此同时,江湖上也掀起来了一阵空前的暴风雨!

    第一件事,就是向来在江湖中被誉为最神秘、最恐怖的杀手组织屠天,突然遭遇了空前的打击,屠天的多名一流杀手,纷纷陨落。

    原本赖以生存的神秘行踪,也失去了神秘性,杀手一旦暴露了真实姓名和面目,等于是举世皆敌。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将屠天所属之人的资料,悉数泄露了出来。

    屠天,在一夕之间,变成江湖公敌。

    甚至是过街老鼠!

    屠天的老大,江湖中最神秘的第一杀手宁碧落,侥幸杀出重围,流落江湖,就此不知所踪。

    第二件事当然就是……天品神丹震撼现世!

    京城灵宝阁拍卖行将于十天后拍卖此种神丹!

    培元丹,对于江湖中各大门派来说,绝不算是很值钱的好东西,固然有许多应用,但,对于高手来说用处有限得紧!

    但,带有丹云的培元丹,却绝不在此列!

    就算是最低级的培元丹,一旦伴生了丹云,那就是顶级的神物!

    变成了任何一位丹师,也要梦寐以求的神丹。

    若是有幸拿到手里面,好好的研究的话,最起码,可以让自己炼丹的能力再上一层楼!

    而这个,才是各大门派的底蕴之所在!

    所以各大门派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立即派遣得力人手,进入世俗,赶往京城,连思索都不加以思索的就发出了命令:尽最大努力、不惜一切代价;将丹云神丹给我带回来!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每个门派甚至都派出了一名资深丹师!

    丹云神丹拍卖,又不知道有几颗;万一只有一颗呢?

    丹云神丹,从来只属于传说中的物事,各大门派如何敢奢望此等逸品,竟有这么多颗,乃至更多,所以大家在接到这一好消息之余,都是一片兴奋之中带着许多忐忑,所有门派,尽都为了即将到来的拍卖下了重注!

    就在京城还在一片平静,左相还在大肆搜捕盗贼的时候,各大隐世门派,世家,纷纷出动;整个天下的风云,突然间为之动荡了起来!

    各方所指,都是只有一个目标:辰皇帝国,京城,辰星城!

    青云派,苍山派,凌云阁,紫玉门,安宁山;无量门……

    这些超级门派,纷纷出动;包括哪些长年累月都不会露面的元老们,这一次也是白发飘飘,再履江湖。

    叶笑或者根本就想不到,当日自己一出手,因为随手的一招,却被误认嫁祸,居然毁掉了一个最顶尖的杀手组织。

    他更加想不到的时候,自己随手抛出来的几颗丹药,本意只是让自己的腰包充裕些,多弄一些个天材地宝,让自己修行之路走得更快捷些,却令到这个世俗界,引起如此偌大的轰动。若是他知道,定然不会这样做。而是采用一些相对低调的方式方法……

    但他前世在自幼在更高位面的青云天域,根本没下来过,根本不知道,青云天域不起眼甚至是不入流的一颗丹药,在世俗竟能引起如何恐怖的影响。

    原本只是因为需要钱,所以他也就顺手扔出去了。

    无意间制造了这一场江湖大动荡之余,叶笑到现在还是懵然不知,还在京城优哉游哉中……

    ……

    此刻的叶笑,正在那位王小年家里大肆捣乱。

    三大纨绔一道联袂到来,给王小年公子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三人上来就是一阵胡搅蛮缠,让王小年王大少应接不暇、招架不住,倍感压力的王大少已经暗中派人去找父亲回来了。

    “王小年,你老实说,那晚上在散花楼,是不是你这混蛋给我下的毒?”叶笑狠狠盯着王小年,一脸的讹诈。

    “对!就是你这混蛋给叶笑下毒!我作证明!”兰浪浪向来唯恐天下不乱,一听到叶笑居然能扯了这么一个“强大”的理由出来,哪里还管什么真假,反正今天就是来捣乱的……

    “你小子居然敢下毒,真真是好大的狗胆!”左无忌大叫一声,一派兴高采烈。

    在两大纨绔心里,叶笑中毒绝对是叶笑编出来的幌子,哪里会想到居然是真的。但此刻不管如何,都是要先将事情闹将起来,至少要让王小年服了软再说。

    而叶笑也是一脸的我根本没中毒,摆明就是故意勒索你的架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王小年一张小脸儿变得煞白:“叶笑……你你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对你下毒?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当时就在现场,分明就是你下的毒!你那点龌龊手段岂能瞒过我的利眼!”兰浪浪瞪着眼:“要不然叶笑怎么会醉得那么快……”

    王小年一口鲜血几乎要喷了出来:“醉得快……就是下毒?”

    “就是就是!就是中毒了,怎么地!”

    “王小年你必须得拿出个说法!”

    “要不然咱们仨今天就把你家房子拆了……”

    三个人凶神恶煞一般。胡搅蛮缠,胡说八道,信口雌黄,摆明了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的找麻烦。对面王小年又急又气又是委屈,几乎都要哭了出来。

    面对着京城中最不讲理的三个人,他又能有什么应对办法?

    叶笑中毒,确实就是在散花楼之中。

    而当晚的与会之人中,也真的有王小年在内;还有王小年的父亲王大年,也的确与散花楼有着渊源……

    这是背景与关联。

    但现在的问题却是……王小年虽然纨绔不成器,但他却真的不知道叶笑中毒的真相……

    而叶笑三个人以真作假,无理搅三分,却让王小年根本无法招架,我们就是摆明了勒索你,你能咋地吧?

    论官职来说,左无忌家里有左相,叶笑家里有镇北将军;兰浪浪家里乃是镇南将军;这三个人的官职,都不是王小年的父亲王大年能惹得起的。

    说句不好听,这三家的大人,随便歪歪嘴,动动手,就算王大年背后有太子,也不顶事……若是这三家真的联手为难王家的话,太子怎么会为了一个区区侍卫总管的王大年同时得罪军政双方三位大员?

    “你狼心狗肺!居然对我下毒!”叶笑呲牙咧嘴。

    “你丧尽天良,居然对叶笑下毒!我是证人,我亲眼目睹!”兰浪浪兴高采烈的大吼一声。

    “你倒行逆施,居然下毒!”左无忌阴冷冷的加上一句。

    “你欺师灭祖!禽兽不如!天人共愤!令人发指!居然对叶笑下毒!”兰浪浪说得顺嘴,居然说出来带着很高的文化造诣的话。要知道这样的成语排比句,兰浪浪一般情况下是想都想不到的……只是,连欺师灭祖都出来了,貌似真正有点太那啥了吧……

    “我我…我没有对你下毒…我真没有啊……我哪里知道什么是毒啊……”就在王小年已经被逼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王小年的父亲王大年终于急匆匆地回家了。

    一眼看到叶笑就在自己家院子里,顿时脸色一变。

    接着听到居然对叶笑下毒,王大年的脚下居然莫名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一张脸,也顿时变得有些煞白。

    这些举动,对于一个大内侍卫总管而言,绝对是不该出现,也是不能出现的失误!

    王大年定了定神,才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呀,三位公子到来,真是稀客,蓬荜生辉,真是蓬荜生辉。孽障!三位公子到来,怎地不奉茶?这就是我教你的待客之道?”

    后面那一句话,却是对儿子说的。

    但叶笑早就有注意门口的动静,他刚才脸色的变化、举止失常,尽都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更添几分明悟,以及一声冷笑。

    “爹……”王小年一脸的憋屈相,此刻终于见到了救星:“之前那晚,分明是叶笑酒量不行喝醉了,今个却非得说我给他下毒,要是真中毒不早就死人了,哪里还能这般活生生的耀武扬威……这这……这不是纯粹是欺负人么?”

    “酒量不行喝醉了?”王大年闻言不禁怔了怔。

    这一刻,他的脸色真真是奇怪至极,又或者说是古怪至极。

    叶笑上前一步,摇晃着身子厄斜着眼睛,大声道:“那天晚上你儿子请客,给我下了奇毒!这件事,总要有个说法!”

    兰浪浪凑趣一般的跟着上前一步,怪声道:“不错不错,我亲眼看到的,我就是人证,就是你儿子给叶笑下的毒!此际证据确凿,还想抵赖不认么?”

    王大年小心翼翼的说道:“下了毒?敢问叶公子,不知犬子是如何向您下毒,又是下的什么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