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太古神王 > 正文 第二章 恩将仇报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秦问天冥想一夜,神清气爽,早早的便起来跑步,他没有吸纳天地元气修行,体质偏弱,因此便以这最为原始的方法淬炼身子,白家的下人每天一大早都能看到秦问天,一开始他们觉得奇怪,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

    姑爷不能修行,连成为最普通的武修都不能做到,于是希望借助跑步踏入炼体第一重境界,这无疑是痴人说梦,白家的下人都是看不起秦问天的,如若不是因为他运气好,是秦府的少爷,他们家主万不可能选择这么一个废物姑爷吧。

    “我听说昨日夜里大小姐成为一名武命修士了,不知道这桩亲事,还能不能保得住。”远处有下人看着跑步的秦问天,窃窃私语。

    “是啊,当夜家主就召开了家族高层会议,同时将消息扩散出去,听说大小姐沟通的武命星辰,是第三条星河中的星辰,即便在武命修士中,都是绝顶天才。”

    “可不是,人类天生拥有一扇星门,可以容纳星魂,但是没有天赋,根本凝聚不了,但大小姐现在就可以感知到第三重天的星辰了,以后等炼体九重境界之后踏入轮脉境,再开辟一扇星门,那时候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凝聚第二星魂,至少是和现在一样来自第三重天,太厉害了,若是往后再能开辟星门……”

    “不仅如此,这第三重天上的星辰蕴含的能量比第一重天庞大,凝聚的星魂就越厉害,啧啧,那废物看来地位危险了。”

    他们不知道,这些声音都传入了秦问天的耳中,他冥想多年,感知力非常人能比,细微的声音都听得到,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这些流言蜚语,秋雪和他认识三年了,两人时常相聚,就像亲人一样,就算秋雪不喜欢他也没关系,到时候两家商量下,让这场婚约作罢就行了,秋雪依旧是他妹妹。

    “七天后就是白叔的五十岁寿辰了,我便在那天凝聚星魂,也算是送给白叔的礼物。”

    秦问天想到这笑了下,大家都认为他天生绝脉无法修行,其实却不知道是黑伯让他自碎经脉,他从来没有怀疑过黑伯的话,他利用黑伯教的,已经帮秋雪凝聚出星魂了,不过黑伯从来不让秦问天在外人面前提他。

    不知不觉中,秦问天来到了白青松所在的院落,不由得微微驻足。

    “问天。”一道声音传来,只见白青松的身影走了出来,看着秦问天:“又在跑步吗?”

    “恩。”秦问天点了点头:“秋雪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

    “问天,即便不能修行也没有关系,不要太为难自己。”白青松没有回答秦问天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使得秦问天愣了下,随即笑道:“我会努力的。”

    “不必去强求,其实,做个普通人,成个家,平淡的度过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白青松再度说道,使得秦问天僵在了那,看着白青松,感觉对方微有些陌生。

    “好。”秦问天的脸上又露出一抹笑意,道:“白叔,那我先去了。”

    “去吧,这几天不要乱跑。”白青松淡淡的开口道,随即秦问天离开了这边,接下来的两天里,秦问天便再没有见到过白青松,也未看到过白秋雪,而外界白秋雪成为天才的消息却传遍了天雍城。

    第三天,秦问天清晨冥想结束之时,他现自己的院落外多出了两名守卫,朝着外面走去,只见两名守卫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一幕,让秦问天心头咯噔一声,脸色瞬息变了,冷冷的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外面很乱,秦少爷这几天还是老实呆在这。”其中一人冷冰冰的说了声,秦问天的心不断往下沉,以前,白家的所有人,都会恭敬的称呼他一声姑爷,然而此刻,对方却用如此生冷的语气对他说话。

    秦问天在乎的不是这一句姑爷的称呼,而是,一种态度。

    “生了什么事?”秦问天感觉身上微有些凉意,自从那日帮助白秋雪觉醒星魂,怎么感觉一切突然间变了般。

    “秦少爷还是不要管了,好好的呆着便行。”

    “放肆。”秦问天呵斥一声:“我要见白叔。”

    只见一名守卫嘴角露出冷笑,盯着秦问天道:“废物,我再说一遍,你还是好好呆着吧,真还当自己是个姑爷了。”

    秦问天的心冷到谷底,他并非傻子,焉能意识不到生了什么,他被软禁了,联想起白叔对他说过的话,他知道,白家,想毁了这门婚约。

    “白叔,你若是不想履行这门婚约,大可以直接和我说。”秦问天心中低语,感觉心头微有些痛,难道三年间的一切,都是伪装的么。

    秦问天知道,白家和秦家定下婚约,其实是为借助秦府的力量,然而即便如此,为何今日,白家敢如此对他。

    “你们闭嘴。”一道呵斥声传来,秦问天抬头望去,只见白晴朝着这边小跑着过来,拉着秦问天便朝着房间中走去。

    “问天哥哥。”只见白晴双目通红,似乎有泪水,看着秦问天:“问天哥哥,我白家对不起你。”

    “我不明白。”秦问天道:“晴儿,我要见你父亲,若他不愿意,我可以让义父和他坐下商量,撕毁这门婚约,我秦问天,还有秦府,都不会强求。”

    “问天哥哥,我父亲……白家,他们可能要杀你。”白晴泪水流下,声音颤抖,她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般轰在秦问天的心头,使得他愣住了,杀他?

    “为什么?”秦问天茫然、不解。

    “不要问为什么,问天哥哥,你快走吧。”白晴泪眼婆娑,秦问天沉默了片刻,随即开口道:“我已经被软禁,怎么走?”

    “我为你在后门准备了快马,你快抓着我当人质,走。”白晴取出了一柄匕递给秦问天,使得秦问天神色一僵。

    “家主。”外面,一道声音传来,随即是许多脚步声,使得白晴面色苍白:“问天哥哥,快点。”

    “晴儿,告诉我,原因。”秦问天目光盯着白晴,白晴急道:“姐姐成为天才之后,消息当夜便传入楚国皇城,皇城叶家,有意联姻。”

    “皇城叶家。”秦问天的心更冷了几分:“秦府死敌,于是,白家要以我的命来表明态度,和秦府斩断关系,和叶家联姻。”

    “问天哥哥,快别说了。”晴儿将匕塞给秦问天,然而却见秦问天摇了摇头,摸着晴儿的脸蛋,露出一抹柔和笑意:“我秦问天再无能,又岂能用匕对着你。”

    门被推开,白晴面色瞬间苍白如纸。

    “白晴,过来。”一声冷喝传出,白青松冰冷说道。

    “不,父亲,姐姐是因为问天哥哥才能够沟通第三重天的星辰,觉醒星魂,为什么要恩将仇报。”白晴对着白青松吼道。

    “你姐姐天赋惊人,自己修行一举沟通了第三重天的星辰,何时需要他帮助?”白青松看着白晴,道:“晴儿,你还不懂事,听为父之话,回来。”

    “晴儿,去吧。”秦问天对着白晴笑道,使得白晴神色一僵:“问天哥哥。”

    “记住我教过你的东西。”秦问天摸了摸白晴的脑袋,将白晴推回了白青松身边,随即目光看向白青松,道:“白叔,你要如何对我?”

    “秦问天,你不仅天生废物,而且品行不端,竟对小女有不轨之心,你自己说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此时的白青松让秦问天感觉无比的陌生,只见他笑了下,心彻底死了,看着白青松,道:“我想知道,此事,秋雪是什么态度?”

    “你没有必要知道。”白青松冷漠回应,身上隐隐露出一抹杀机。

    “今日,只要我死在白家,无论是什么原因死的,我敢保证,我义父必然率军将白家夷为平地。”秦问天陡然间大声喝道,目光怡然不惧的盯着白青松,刹那间,温和的少年脸上布满了刚毅之色。

    “白叔,在你白家没有能力对抗秦府之前,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

    白青松盯着秦问天的眼睛,显然,他也有些意外,这温和的少年,变得如此之快,沉默了许久,只见他转身走了出去,道:“将二小姐带回去,不得再让她出门半步,秦问天,不得踏出这院落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