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全能时代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搞定
    等到席瓦尔看清楚刘星,立刻就愣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之前他在埃及见到过。wwんw..当时刘星的厨艺还让他颇为吃惊,不过也只是认为对方是某个酒店的大厨,没想到居然是老瑞克口中的贵客。

    要知道老瑞克的眼光在富豪圈子里一向是出了名的高,然而刘星能让他这么看重,肯定有什么独特之处。只是短短几秒钟,刘星在席瓦尔心目中的地位就提高了数个级别。

    席瓦尔的大脑疯狂运作起来,关于对方的资料不断的添加着,亚裔、年轻......二十岁左右,还精通多种语言,那么应该就是他了。

    老瑞克的眼神不经意划过席瓦尔,不动生色的介绍道:“刘先生,这位名叫席瓦尔,是淡水河谷的董事长。”

    “席瓦尔先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儿见到你。”刘星对着席瓦尔伸出手,装作有些惊讶的说道。

    ......

    聚会气氛很轻松,在场的人不管之前有什么矛盾,见了面都纷纷露出笑容。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唯有永远的利益。大家聚在一起,都是抱着财的想法,没有这个闲工夫来吵架。

    在老瑞克的刻意引导下,聊着聊着,话题逐渐聊到了埃及石油的事情上。

    刘星身体微微坐直,耳朵竖起来,好几次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能源矿产这一块上,他也不算是新人了,津巴布韦的金矿倘若拿出来,就算是美联储都得把他奉为座上宾,可是短时间之内金矿的事情又不能曝光。

    眼看着话题已经步入尾声了,刘星还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只能坐在沙上干着急。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他想要见到席瓦尔,不知道得多久之后了。

    老瑞克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双手往下一压,现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他。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坐在我旁边这位名叫刘星,相信你们有很多人都认识他吧。刘先生手里掌握着不少现金,要是你们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可以找他聊一聊。”

    说这话的时候,老瑞克和席瓦尔对视一眼,双手交叉在胸前,没有露出丝毫表情。席瓦尔之前就调查过老瑞克,请了几十位心理专家,分析了老瑞克之前的所有资料。

    每当老瑞克做出这姿势的时候,基本就代表着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老瑞克都会将事情进行到底。

    席瓦尔瞬间就想明白了所有的起因经过,老瑞克这次特意派人去埃及邀请他,估计就是因为刘星,要不然他的面子还到不了这个地步。

    埃及的石油虽然动人,但也不是非要不可,让出一部分利润,还能交好老瑞克,这笔生意不算亏。而且刘星在医学界久负盛名,说不定他还可以控制住自家女儿的病情,就算是提前付了订金吧。

    席瓦尔立刻就做出决定,笑着对刘星说道:“刘先生,我这段时间有点小生意,要是你觉得可行的话,那咱们一会儿找个地方慢慢聊。”

    “那敢情好。”

    刘星强忍住喜意,重重的点点头。到了这一刻他还感觉有些不可置信,自己愁了四五天时间,居然一句话没说,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解决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聚会步入尾声,客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而刘星和席瓦尔两人找了个安静的房间,详细的说着合作的事情。

    之前席瓦尔已经在埃及花费上亿美刀,这才打通了当地的政府官员。再加上购买石油开采权,铺设管道的费用,哪儿不是一笔天文数字。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笔稳赚不亏的生意。现在刘星从半道上插进来,想要从中混口汤喝,可不是什么容易事情。

    不过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席瓦尔相当给面子的说道:“埃及的石油,我最多可以让出来15的股份,不过你的拿出来17亿美刀作为交换。”

    “什么?15?”

    刘星脸上一愣,这完全乎出他的预期。在他的想法中,只要能拿到1o的股份,就已经相当满足了,最低底线甚至只有5,乃至于更低一点都可以接受。

    看到刘星不说话,席瓦尔却心里一沉,暗自想到:“老瑞克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难道15的股份对方还不愿意?”

    这么多的股份已经是在他身上割肉了,要是给的再多,那即使石油开采出来,虽然也有得赚,不过拿到手里的利润得大幅度缩水了。

    一时间,席瓦尔陷入两难境地。虽然从头到尾老瑞克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他力挺刘星的样子,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现。

    现在矿产界不景气,别看淡水河谷作为矿产界巨头,但是哪个公司会没有一点负债。而老瑞克就是众多银行幕后的大股东,正好就是他的债主。

    要是对方直接卡住淡水河谷的现金流,席瓦尔根本找不到什么说的,毕竟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犹豫了四五秒种,席瓦尔咬咬牙说道:“要是你觉得少了的话,我这儿最多可以拿出来18的利润,不过你得拿出2o.5亿美刀入股。”

    刘星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将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连忙点头道:“合作愉快,钱我会尽快达到淡水河谷的账上。”

    席瓦尔脸色勉强好了一些,虽然被宰了一刀,不过总算把刘星的嘴巴堵住了。接下来就该轮到自家闺女的事情了,他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刘先生,你在医术方面无人可以匹敌,我这儿有个忙想要请你看看。”

    “你说的是女儿的病情吧,没多大问题,我可以治。”刘星笑着回答道。

    闻言,席瓦尔猛地从凳子上捧起来,有些激动的握住刘星的手腕,结结巴巴的说道:“你有办法?”

    女儿的病情一直都是席瓦尔的心病,为了治疗这个病,他已经跑遍了四大洲五大洋,可是没有一个医院有过一半的把握。

    刘星刚才说的是什么?

    他可以治!

    席瓦尔哭了,像是小孩子那般,一边笑着,一边哭着。